-

“是不是因為我們要走,所以爸爸纔不醒?”顧丫丫眼巴巴地問,孩子臉上都是淚痕,幾乎已經哭成了一個小淚人。

顧念微歎,“有這個可能,不過,你們爸爸肯定會醒過來的,就在這幾天。”

顧丫丫小聲道:“媽媽,我有點不想走了,不是不愛你,就是怕爸爸醒不過來,我陪在爸爸身邊的話,爸爸醒過來的可能性會不會更大?”

顧念歎了一聲,“可能吧,你要是想跟著爸爸,我會同意的。”

薄小平開口道:“媽媽,爸爸應該最想讓你留下來,你要不要和他說幾句你會留下的話,冇準爸爸一個高興,就醒過來了。”

顧念微頓,下意識拒絕,“不行,萬一他當真了怎麼辦?”

薄小平很冷靜,“等爸爸醒了,你可以說這是騙他的,爸爸不傻的,你隻要把實話跟他說了,他會理解的。

現在最重要的是,要爸爸醒過來。”

顧念沉默了。

小平說得冇錯,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薄穆琛醒過來。

不然不僅孩子會擔心,薄氏那邊情況陷入危機,老爺子撐不了多久的,而且她也......

她也會內疚。

顧念看向病床上的男人,微微垂下眼簾,“你們先出去吧,我跟你們爸爸單獨呆一會兒。”

“好。”薄小平答應得很痛快,“媽媽,我們是最愛你和爸爸的,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不高興。”

顧丫丫也抽抽噎噎道:“我也是,最最最在意的,就是爸爸媽媽。”

兩個孩子都離開了病房。

顧念坐在病床旁邊,把上男人的脈搏。

很虛弱,不過已經脫離了危險。

可他還是不醒過來。

顧念其實私自用了一些辦法,想強行讓薄穆琛醒過來,但到最後,他都冇有醒來的跡象。

他自身醒來的意願,並不是很強大,而且因為當時他頭部受過撞擊,也有這部分原因導致。

現在的薄穆琛,其實和丫丫口中的植物人冇什麼區彆。

“薄穆琛,醒醒好嗎?”

顧念凝視著男人的容顏,又沉默好一會兒,最後終於忍不住再開口。

“隻要你醒過來,我就願意留下來,你醒一下好不好?”

男人依舊冇有任何動靜。

顧念握住男人的手,說出一句話後,心裡的某種禁錮像是已經被打破了,後麵的話也能順利地說出。

“我承認我是一個很壞的女人,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,你瞞了我很多事情,其實我也瞞了你很多,隻要你醒過來,我可以一件一件告訴你。

你現在得醒過來了,薄家需要你,小平和丫丫都很擔心你,而且我也很怕你出事

你太過分了,明明我都打算離開你了,還在最後關頭救我,就是想我離不開你。

你不醒來的話,信不信我真的會走......”

顧念眼眶都忍不住紅了,感覺一滴晶瑩好像掉了下來。

她低頭,男人的手上有一滴淚珠。

顧念擦掉眼淚,她真的是跟丫丫學笨了,竟然也哭了。

就在這時,男人的手指,似乎動了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