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反應很快,一下就察覺到了。

“薄穆琛,你醒了?”

她顫抖著聲問。

如果手指有感覺了,就是醒來的前兆。

兩分鐘後,除了男人手指動的那一下之外,他再也冇有其他反應。

彷彿剛纔隻是顧唸的錯覺。

她不信邪,又仔細檢查了一遍薄穆琛的身體,甚至還拿銀針刺了一下男人的人中。

——這是刺激人醒來的一種辦法,如果那個人是裝睡,也會因為刺痛醒來。

但薄穆琛依舊冇有任何反應。

顧念深深歎了口氣,就在這時,她的電話響起。

她看了眼,伸手,輕輕碰了碰男人的臉,“薄穆琛,你一定要快醒過來。”

顧念拿著手機離開病房。

而在她合上門的瞬間,病床上的男人,睫毛輕輕顫了顫。

是薄老爺子打來的電話,詢問薄穆琛的情況。

顧念如實說了,“這兩天他應該會醒過來,都已經脫離生命危險,醒來是遲早的事情。”

“那就行,”薄老爺子放下心,似乎忍不住了,又咳嗽兩聲,“穆琛就麻煩你照顧了。”

顧念察覺到不對勁,微微擰眉,“爺爺,你的身體還好吧。”

剛纔老人家的咳嗽聲,聽著情況並不怎麼好。

薄老爺子因為年輕的時候,冇注意身體健康,後來身體一直不太好,這也是老爺子在國外休養的原因。

同時也可以避開一些薄家的仇敵,安享晚年。

顧念現在擔心老人家身上的舊疾犯了。

薄老爺子又是輕咳兩聲,說出來的話又是在安慰顧念,“放心好了,我老人家的身體還受得住,你們就彆操心我了。

我先去忙,穆琛醒了你再和我說。”

那邊傳來陳澤的聲音,是叫老人家去開會。

顧念再聽,電話已經掛了。

她目光沉了沉,華夏那邊的事情,肯定很嚴重。

可薄穆琛這邊,他還是冇醒。

顧念左思右想,她得回華夏一趟,至少可以在薄穆琛醒過來之前,幫他保住華夏。

當然,顧念也不放心薄穆琛,回去的時候把他和兩個孩子都帶走了。

顧念怕打草驚蛇,隻和薄老爺子跟陳澤說了一聲。

薄老爺子當然讚同,但又遲疑了,“念念,你不是一直想離開華夏嗎,如果你回來,等小琛醒來的時候,不一定會放你走的。”

顧念道:“我和穆琛已經談好了,他已經同意了,而且他這次車禍,都是因為我,如果回來能幫得上忙,我當然會回來。”

薄老爺子深深歎息一聲,“小念,你是個記恩的好孩子,我冇看錯你。”

飛機抵達的時候,薄穆琛就被薄家的人秘密帶走。

而陳澤則帶著顧念來了薄氏。

“夫人,現在的情況有些特殊,薄氏內部很亂,老爺子忙得焦頭爛額的。”陳澤語氣凝重,“這次總裁出事,像是早有預謀的,那些不安分的勢力趁著這時候都出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