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前台的人頓了頓。

顧念看了眼時間,“有事快說。”

她還要準備資料。

前台小姐這才說:“薄氏的總裁來了,說想見您,要見嗎?”

顧念微微一怔,薄氏的總裁,不就是那個人嗎?

可他現在不應該在顏沫清身旁嗎?怎麼突然來這裡?

不過,這並不代表她會見他。

顧念冷淡開口,“跟他說,冇必要見麵。”

電話那邊停了幾秒,似是在溝通,很快前台又接起電話跟顧念說,“薄氏總裁說,想跟你說兩句話。”

“......讓他在電話裡說。”顧念道。

那邊很快響起男人的聲音,“g集團總裁很忙嗎?隻要見麵說兩句就行,我有很重要的話說。”

薄穆琛並不知道她的這個身份,顧念清了清嗓子,刻意壓低嗓音,說出的話很沙啞:“電話裡直接跟我說就行。”

“關於薄氏和g集團的一些合作,有些情況我得和你說。”

顧念眼裡掠過不悅。

有情況?

那不就是不滿意他們的合作?

如果是平時,顧念絕對不會生氣,可問題是,g集團和薄氏的所有合作,都是為了幫助薄氏的!

幫了他他還不滿意?

而且,顧念並不覺得他們g集團合作的項目有任何問題。

顧念一肚子火,她語氣也不太好,“薄總如果不想和我們合作,直接跟付如林說明,我們可以取消合作。”

薄穆琛道:“已經簽約了,如果取消合作的話,要付三倍違約金。”

“付就付吧,就當買個教訓。”顧念冷冷道。

他們g集團還不至於拿不出那些錢。

雖然會傷元氣,但顧念這時候是真的不想和男人合作了。

薄穆琛道:“還是見麵再聊這些,現在你不是在公司麼?”

“行,見麵說。”

顧念麵無表情扔下這話,掛斷了電話。

等掛斷之後,她才反應過來,她現在連衣服都冇有換。

薄穆琛過來的話,不是會直接認出她嗎?

顧念打開不久之前付如林說的休息室,在裡麵果然看到了一些新衣服。

付如林心細,還準備了各種衣服,連睡衣都有,還有鞋子和包包做搭配。

顧念換上一身工作裝,但外貌還是她自己的,她看到旁邊的口罩,毫不猶豫地戴上,再拿眉筆和粉底,簡單地在上半張臉上畫了個妝。

準備好一切後,她才走出來。

付如林已經帶著人回來,看到顧唸的樣子,震驚了一下,不過認出她身上的衣服,知道了這是變裝後的人。

再看到薄穆琛也被前台的人領了過來,他瞬間知道顧念換裝的原因。

男人看到上半張臉很黑,下半張臉被口罩擋住的女人,微微擰眉,“你是......”

付如林立即介紹,“這是我們的總裁,您可以稱為g總裁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