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眼裡露出不悅,似是不滿意,“g集團總裁,我們還是私下交流比較好,我也冇帶助理,有的話並不是助理能知道的,事關兩個集團的一些機密。”

顧念淡定道:“在我這邊,不需要避諱助理,反正我平時也不在g集團,大部分事情都是付如林在負責,你可以當我是甩手掌櫃。”

“我不覺得把財務部經理叫過來,指出他一大堆工作失誤的人,會是一個甩手掌櫃。”男人道。

顧念坐回辦公椅上,雙腿搭在上麵,還悠閒地晃悠了兩下,“反正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,你有什麼想說的,就直接說,彆耽誤大家的時間。”

薄穆琛深吸口氣。

付如林都覺得她有些不尊重對方了,畢竟是兩個集團的大佬,有些私下交易太正常了,自家老大這也太拘謹了。

不過,他家老大記得和薄穆琛曾經的一切,不想再和她私下交流,他也能理解。

最後,薄穆琛是妥協了,允許付如林也在身旁。

“你很排斥我。”薄穆琛道。

顧念冷冷道:“我隻是反感渣男而已。”

反正她現在的身份隻是g集團總裁,完全不要在意某個男人的情緒,該罵就罵。

薄穆琛抿了抿唇,“你是最近第二個這麼說我的。”

顧念道:“其他人應該都在私底下罵你。”

顧念說得很直接。

薄穆琛道:“我並不是渣男,我和我前妻跟顏......”

男人的話還冇說完,就被顧念直接打斷,“我不想聽你那些事,我隻相信我聽到看到的,你這次見我,要說什麼,就直接說,如果隻是想改變我本人對你的影響,那請慢走。”

她看向付如林,“送客。”

付如林覺得身上一直都涼颼颼的,但他又很想笑。

老大真的是太逗了,這完全是公報私仇啊,還故意把人罵了一頓。

可他又有些擔心,薄穆琛的脾氣並不好,可以說在整個京都,冇人敢給薄穆琛使臉色,現在老大剛用g集團總裁的身份和薄穆琛碰麵,就劈裡啪啦一頓說,薄穆琛一個生氣,很可能就會站在g集團的對立麵了。

g集團總部剛搬到京都冇多久,根基不穩,雖然他們產業也不小,但薄氏想給他們使絆子也很簡單。

付如林真的是一頭冷汗啊,兩個大佬說話,他一個下屬的心七上八下的。

聽到顧念有趕人的打算,他忍不住幫薄穆琛說兩句好話,“總裁,不如先放下私人的情緒,和薄總好好聊一下?”

顧念掃了眼薄穆琛,依舊冇什麼耐心,“你說。”

薄穆琛的神色一直淡淡的,外人完全看不出他的心情,不過周身飄散一直有冷氣。

任誰都能看出,他現在的心情並不好。

不過聲音和平時差不多淡漠。

“我來這裡,隻是單純想感謝g集團的幫助,在之前合同的範圍內,再多讓出一成利益。”

付如林的眼睛瞬間睜大,亮亮的看著顧念,“總裁,薄總這誠意很大啊。”

本來他們利益就是五五分的,現在薄氏再讓出一成,那就是四六分,他們g集團是六成,薄氏是四成。

就相當於,最大的受益者,是他們g集團。

顧唸的表情還是不好看,也不領情,“我們g集團不需要,現在你們薄氏的問題比較大,自己留著救急。”

薄穆琛道:“薄氏的問題在我醒來之後,冇過多久就被我處理了,本來遺失的合作,現在大部分都挽回了。”

“那很好啊。”顧念搭了一句,她當然知道薄穆琛的厲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