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切的打自己一巴掌吧。”

顧念淡淡道,語氣十分隨意,就像開玩笑一樣,“誠不誠心,決定了我到底要不要和你做朋友。”

曾莉咬咬牙,抬手。

“啪!”

一巴掌打在自己臉上。

那一邊的臉,霎時間比知瑤瑤的還腫一倍。

打完後,曾莉顧不上臉上的疼痛,討好地看著顧念,“我已經打了,可以交換個微信,以後交個朋友嗎?”

其他人都投來羨慕的目光。

顧念神色淡淡,對於一些人來說,擁有身份比自己高的人的微信,就相當於多了一條路。

誰都想脫離本來的圈層往上爬。

這種人夠狠,也懂得看人臉色。

但顧念不感興趣。

“我隻說了,考慮做朋友,考慮後的結果是,不要。”顧念掃了眼服務員,“這裡冇有一個是我的朋友,一切照舊算。”

顧念說著,頓了頓,“那個桌子上被吃過的蛋糕,算在我賬上,其他的跟我沒關係。”

扔下這句話,顧念光明正大地離開,甚至冇有人敢攔她。

曾莉敢怒不敢言,咬了咬牙,卻不小心碰到傷口,疼得她齜牙咧嘴的,看向旁邊一邊臉和她一樣腫著的知瑤瑤。

“那個顧唸到底是什麼來頭,你跟我說清楚!”

她現在很怕顧念後麵會找她算賬。

曾莉在她這個圈層裡囂張得很,但是一碰上比她圈層高的人,自然就慫了。

而且,剛纔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還惡意為難過顧念......

知瑤瑤這時候也有了底氣,挺直腰板道:“她的身份可不一般,你以為她隻是顧家的私生女嗎......”

其實知瑤瑤也不知道顧唸的身份,但剛纔曾莉打自己一巴掌這件事,她已經記仇了。

知瑤瑤拉了個長音,假裝自己知道,故意保持神秘。

“以後,你自己小心點,不是什麼人,你都能得罪的。”

知瑤瑤指了指自己被打腫的臉,刻意抬得老高,傲氣道:“比如我,平時我低調點,你們真以為我好欺負?再敢打我,我一定要顧念收拾你們。”

說到這裡,知瑤瑤又是一頓,瞭解眾女人心理的她很清楚,打了一巴掌,就應該給顆糖,笑了笑道。

“不過呢,如果你們表現得好,我可以考慮把你們介紹給顧念認識。”

眾人麵麵相覷,曾莉深吸口氣,又是咬了一口牙,“那個,知瑤瑤,你能不能幫我再聯絡一下顧念,組個局,大家重新認識一下,改善她對我們的偏見。”

“對對,瑤瑤幫一下忙好了。”

“瑤瑤,你最好了,幫幫大傢夥兒吧,回頭我把我這個月剛買的古馳新款借你戴。”

曾莉也趕緊道:“你可以來我家看,喜歡什麼我就借給你什麼。”

眾人紛紛露出羨慕,曾莉算是她們中最願意給奢侈品砸錢的,家裡給的錢也多,奢侈品差不多能和真的名媛一樣多了。

不過,她們更羨慕曾莉擁有這麼大的手筆,有機會攀上顧念。

彆說十幾個億,就算給他們一個億,也夠逍遙好久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