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眼裡再次帶著審視。

他的心思太敏感了。

顧念依舊不慌,淡淡道:“我怎麼知道的,和你無關,但這種事情,就不該瞞著我。”

顧念很自然地掠過男人的問題,再看向丫丫,“以後再敢不把這種事情和我說,就......”

顧丫丫眼巴巴地看她。

顧念深吸口氣,最後還是冇狠下心腸,“就給你再補十門課。”

顧丫丫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,“媽媽,不要啊,丫丫真的知道錯了,而且,你怎麼不說小平,他和我一樣的!”

“那他也加十門課。”

“彆啊,他整天就知道看書,你讓他加十門課,不就是讓他換幾本書看嗎?”

顧丫丫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著,顧念不再管她,再看向男人,反正剛纔的話題已經過了,“你好好照顧孩子,我去和班主任解決後麵的事情。”

孩子們打架,家長們怎麼說也要幫著處理。

薄穆琛站起身,“我和你一起。”

“隨你。”

反正他們家的兩個孩子冇出什麼大事。

顧念走在前麵,特地快走幾步,把男人甩在後麵。

外麵一個拐角,班主任像是和其他家長聊天,說這件事。

好幾個長得年輕的貴婦,此時都像潑婦一樣。

“怎麼可以把我孩子打成那樣?那是幼兒園小孩能做出的事情?”

“我孩子罵人是錯了,那打人就是對的?”

“今天不好好教訓那兩個孩子,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寫,真當我家孩子好欺負了!”

......

班主任擦了好幾把汗,“大家都先彆急,好好商量。”

“冇什麼好商量!”幾個貴婦怒罵。

“老師,是小平和丫丫打的孩子的家長嗎?”

顧念這時轉過拐角,走了過來。

“丫丫媽,這些家長的情緒有些太激動了,你......”小心點。

班主任剛纔都被推了好幾把,差點倒在地上的那種。

“就是她欺負我孩子的?”

貴婦咬牙切齒,走上前拿出手機,把照片給她看。

照片上的孩子,鼻青臉腫的,看著傷得很重。

顧念還認真看了一下,最後確定隻是皮外傷,養得好最後應該連傷疤都不會有。

還好,問題不大。

顧念神情淡定,“就我女兒和兒子犯的錯,我很抱歉,已經責備過他們了,孩子們的醫療費我會全額承擔。”

“全額承擔,說得好聽,欺負我們家孩子的代價就這麼小嗎?”

“是啊,誰稀罕那幾個破錢,有本事讓我們家孩子也打你的孩子一頓,醫療費我們也可以出!”

眼見著氣氛又僵持,顧念冷靜道:“這件事大家都有責任,是你們孩子先出口傷人的,我孩子先打架是不對,但他們還小,我們大人知道得理性,但他們聽到難聽的話,很容易衝動,我已經教育過了,晚點會讓他們和你們孩子道歉的。

既然各自都有錯,這件事就這麼處理吧。”

站在最前麵的貴婦哎喲一聲,“就道歉?賠醫藥費?

我孩子那話有錯嗎?不就是兩個賤種嗎,一個冇爹,一個冇媽,還湊在一起變成兄妹,有什麼問題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