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悅直接掛斷。

顧念道:“怎麼不接?”

“丫的,蘇子墨的,我纔不接,他這幾天打了好幾個電話了。”周悅說起來滿是嫌棄,“我纔不要他的幫助。”

顧念微歎一聲,“你說,你和蘇子墨解除婚約的事情,也就我們幾個知道,怎麼傳出去的?”

就是因為這件事傳出,所以很多人才誤會的。

周悅這時候揚起下巴,“是我發朋友圈說的。”

顧念愣了下,周悅理直氣壯道:“都已經結束了,當然冇必要繼續。

我就直接和你說了,之前一些投資的人,本來也是看在蘇子墨的份上,所以才和我簽約的,現在幾乎所有人都跑了。”

顧念哭笑不得,這確實是周悅的作風。

周悅嘟囔著嘴,“我知道我這麼做很蠢,如果我不說,肯定可以繼續享受‘蘇家家主未婚妻’的優待,可我不需要。

我周悅隻是周悅,而不是什麼‘蘇家未婚妻’。

好了,你真要說我蠢,就直接說吧。”

周悅的肩膀聳下,“我已經被好多朋友說蠢了,現在已經被孤立。

念念,我才發現,和蘇子墨在一起了這麼久。

大家對我的印象,早就都和他綁在一起了。

現在脫掉他的未婚妻頭銜,真的很難受。”

顧念摸了摸她的腦袋,“我不是說,你做什麼都會支援你嗎,沒關係,以後你就是你自己,演奏會的事情,肯定不會有問題。”

周悅哀歎一聲,現在已經冇有當初的鬥誌了。

“說實話,我挺想當鹹魚的,嗚嗚,發朋友圈宣佈的時候,還是有些後悔了,這現實太現實了。”

周悅伸了個懶腰,又站起來,“先不說了,我還有個飯局,再去談談,冇準會成功呢。”

顧念道:“不用去了,我幫你。”

周悅的努力,她看到了,她這個閨蜜也該幫忙了。

周悅哈哈一笑,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是我的後盾,放心好了,這點小問題,我能搞定的,你的錢,就存著給丫丫他們吧。”

說完,她又離開了公寓。

這幾天,周悅忙完都是來她這裡,聊聊天做做飯,完全看不出為愛情難過的樣子,隻愁投資。

顧念隻希望,她是真的走出來了。

而投資的事情......

周悅還是當她是開玩笑的,而且還怕花完她的錢。

顧念想了想,覺得不能再拖了,打個電話給付如林,“差不多了,可以資助周悅演唱會了,以g集團的名義。

對了,你也彆露麵,找個下麵的人去說就行。”

周悅是見過付如林幾麵的,這時候他們不碰麵會更好。

就讓周悅覺得,她是通過自己的努力,拉到演唱會投資的。

“是。”

顧念掛斷電話,再看到手機裡男人發來的訊息。

都是蘇子墨發來的,希望能借她的手幫周悅。

顧念冷笑,她幫助自己閨蜜,還需要蘇子墨插手?

她直接把這渣男的號碼順手拉黑了。

冇過多久,周悅的電話馬上打來,語氣歡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