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店員看到壞掉的禮服,也愣了一下,喬蔚藍淡定道:“這件禮服,我買了,不過是一件普通的衣服而已。”

以喬家的資產,確實看不上一件衣服。

周悅咬牙,“你這什麼意思?”

喬蔚藍看著她,呦嗬一聲,“你應該感謝我,冇惡意刁難你。

你現在已經不是蘇子墨的未婚妻了,再和你作對,是掉了我的檔次。”

周悅深吸口氣,“你都身敗名裂了,還有什麼資格說我?”

“就算我身敗名裂,我也是喬家大小姐,再往後退一百步,我也比你強。”

喬蔚藍冷笑,“你還記得,之前你的演奏會被撤投資的事嗎,我隻是隨便和下麵的人說了一下,他們毫不猶豫地撤掉你的投資。

如果我真要對付一個冇有蘇子墨的你。

我甚至都不用親自出手。”

周悅的臉色很難看。

雖然她不需要付禮服的錢了。

但喬蔚藍說的話,完全是在羞辱她,比讓她付錢,更讓人難受。

她深吸口氣,“你不就是有一個好一點的家世,有什麼了不起的?”

喬蔚藍微微一笑,“我看你就是吃不到葡萄,說葡萄酸,就我這家世,已經是你這輩子都達不到的。”

說完這話,喬蔚藍的目光又看向店員。

“你把我之前訂的,從國外送來的,你們總店的鎮店之寶,拿過來。”

“是是。”店員急忙去拿。

隨即,喬蔚藍的目光又看向周悅身上被扯破的禮服,冷笑一聲。

“當然,如果你想要這件禮服,我也可以給你,補補還可以穿。

像你們這個階級的人,貪便宜的可太多了。

店員,給她包起來。”

周悅要是真的收下這禮服,可能不過一天,在貴族圈就要傳出她被喬蔚藍奚落,還貪喬蔚藍便宜的事情。

“這位小姐,你把衣服脫下來,我們店這邊可以修好了再給您。”另外一個店員溫和道。

周悅毫不猶豫地拒絕,“我不要,不需要補衣服,衣服更不要。”

店員訕訕點頭,“好的。”

喬蔚藍不在意道:“既然她不要,那就丟了吧,反正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。”

周悅心裡惱怒不已,這女人分明是拿錢羞辱人。

如果可以,她也想拿錢,硬幣都行,都扔她身上,丟死她!

“好的。”店員當然照著喬蔚藍說的做了,“這位小姐,你的衣服......”

“我現在就去脫掉!”

周悅氣沖沖地離開。

喬蔚藍衝著還在這裡的顧念微微一笑,“花一百八十八萬,就能羞辱一個曾經羞辱不了的人,這感覺真不錯。”

顧念淡淡道:“真無聊。”

“無聊麼?”喬蔚藍抬了抬眼,“你知道以前蘇子墨對她有多好嗎,我就是要讓她感覺到那種落差。

我和蘇子墨從小一起長大,我知道他的個性,絕對不會吃回頭草,周悅和他已經冇可能了。

所以,我現在想怎麼羞辱她,都可以。”

顧念道:“那你就試試看。”

喬蔚藍微微眯起雙眼,突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迫感,是來自眼前這個女人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