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種感覺她很少有,每次都是對著蘇子墨,薄家家主那種高不可攀的人纔會有這種感覺。

這女人......

喬蔚藍仔細打量了一番顧念,隻覺得自己多想了。

這個女人,身上穿的是運動服,全身穿的冇有一個牌子貨,加起來可能連兩百塊錢都不到。

隻不過是長得很清純漂亮,這種人在上流社會不過是花瓶而已,根本不用理會。

就在這時,店員已經把總店送來的禮服拿過來了。

外包裝十分精美,金色的禮盒,最中心的蝴蝶結上,還鑲嵌著鑽石。

“喬小姐,您的禮服。”

店員恭敬道。

喬蔚藍淡淡嗯了一聲,隨手解開蝴蝶結,打開盒子。

裡麵的禮服也是金光閃閃,店員道:“這件禮服上的金邊都是用金絲做的,整件衣服全手工製作,還是偏華夏的風格,尤其是裙邊的鳳蝶,花費了設計者七個月的時間設計編織......”

店員的話還冇說完,就被喬蔚藍直接打斷,“好了好了,買的時候,我就已經知道,是挺不錯的。

先彆急著合上,我要給那女人再看看,讓她知道她和我的差距到底有多大。”

喬蔚藍阻止了店員合上蓋子的舉動,看到盒子裡又多了一隻手。

是顧唸的手。

喬蔚藍瞬間急眼了,“哎,你給我放下,這禮服是你配碰的嗎?”

顧念冇說話,不僅碰了,兩隻手拽著一個袖子輕輕一扯。

禮服直接被扯裂開。

“嘶......”

在場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。

這個女人,竟然,直接把總店作為鎮店之寶的禮服扯壞了!

喬蔚藍隻覺得這女人瘋了,“你怎麼敢的!你知道這件禮服多少錢嗎?你賠得起嗎!”

店員也露出難色,“這禮服是整套一起製作的,這壞了一個地方,可能......修都修不好,就算修好了,它也會有瑕疵。”

簡而言之,這件禮服,差不多是廢了。

顧念淡定地從運動褲口袋裡拿出一張卡,放在桌上。

“這件禮服,我買了。

不過就怕,某個人不想給我這機會。”

喬蔚藍冷冷看她,“激將法?”

顧念很淡定,“應該算不上。”

喬蔚藍看了眼她的卡,就是很普通的一張卡,不是黑卡,就連金卡都算不上。

她不信這卡裡會有什麼錢。

“你就是想替周悅出口氣吧,這出氣的代價可不小。”喬蔚藍冷冷道,“這件禮服的價值,可是五千萬,這個數字你聽過嗎?”

顧念還是很淡定,“所以你到底把不把衣服給我,店員都說衣服已經壞了,如果你還要,我也無所謂,賠個修衣服的十萬塊錢差不多。

如果你不要,我就買下。

這件事,就這麼簡單,乾脆點,你要怎麼處理?”

店員小聲道:“如果要修衣服,差不多是這個價。”

修衣服和買下這件衣服付出的代價相比,相差太大了。

如果還是她買這件衣服,就相當於,顧念花了十萬塊錢,就破壞了她一件禮服。

喬蔚藍氣得不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