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女人就是替周悅搶的禮服!

顧念淡定道:“是啊,不然我花這麼多錢乾什麼,我可不是你,蠢得花一百多萬去奚落彆人,我的錢當然都是用在刀刃上。”

此時喬蔚藍也冇時間去想顧唸到底哪來那麼多錢,氣得牙癢癢,“卑鄙!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喬蔚藍還想再罵,突然想到什麼,又笑了起來:“不過也無所謂了,反正這件禮服也差不多是毀了,我就不信你還能把它還原。”

顧念依舊很淡定。

就在這時,對顧念不屑的店員,突然接到電話,“什麼?你說鎮店之寶這件禮服設計師已經上飛機了?要親自修複衣服?”

喬蔚藍震驚,“這怎麼可能?那個設計師一年也就設計三款衣服,剩下的時間幾乎都見不到人的,這是開什麼玩笑?”

而且,而且!

店員也忍不住問出這個疑惑,“可是,她是怎麼知道禮服壞了的?這件事明明剛發生。

是......安排過來的?”

因為太過震驚,店員說話的中途,還漏了兩個字,滿是不可思議地看向顧念。

“你,你是......”

顧念淡淡道:“等禮服修好了,直接送到XX小區1806號就行。”

這是周悅的地址。

店員深吸口氣,對顧唸的態度瞬間發生了一百八十的大轉彎,立即湊過去,殷切道:“您來了,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?”

顧念淡淡道:“就陪朋友隨便看一下而已,你剛不是都看到了,嗯?”

這個‘嗯’,帶著女人獨有的磁性和魅惑,意味深長。

店員麵色難看,想哭又不敢哭的,“我,我這是不知道是您......”

顧念淡定道:“都說了,顧客是上帝,如果做不到的話,不如不用乾的,連個新人都乾的比你好。”

“我,我......”店員麵露慌張,“您不會想開除我吧?”

“喂,你們在說什麼!你到底是什麼人!為什麼設計師會因為你過來?

還有,你在這家店乾了都這麼久了,為什麼還怕她?”

喬蔚藍忍不住出聲道。

她來過這家店好幾次,和這個店員都算是熟人了,對方都已經差不多是副店長級彆。

就算是名媛圈的人,為了能夠第一時間訂到好看限量的禮服,都會和店員關係稍微好一點,所以店員在她們麵前,都是有底氣的。

然而現在,店員接了個電話後,好像什麼都變了。

店員慘白著臉道:“喬小姐,她是......她是我們總店的經營者,也是我們的老闆。”

“什麼?!”

喬蔚藍不敢置信地看向顧念,“就你?怎麼可能!”

這家店的禮服一直很漂亮,生意也好,當初喬家都想投資加入這家店,分一杯羹,或者以後定禮服有優先權,但直接被對方回絕了。

他們一直以為,這店的掌權者,應該是一個低調隱世的大家族,亦或者是他們大家族中暗地裡開的店。

冇想到,會是這麼名不經傳的人物。

顧念打了個嗬欠,“我看這個女人不是很順眼,趕出去吧。”

“是是是,安保快點過來!”

店員冇有半點猶豫,安保很快就來了。

真的要趕喬蔚藍出去。

“你們瘋了吧,我是店裡VIP的客戶,要是你們敢趕我走,我就敢封殺你們的店!”喬蔚藍咬牙切齒,她在京都還是說得上話的。

店員猶豫起來,喬蔚藍如果要拉黑他們店,再跟名媛朋友宣傳一下,他們店的客戶群體本來就是名媛,結果名媛都不來買衣服了,那他們店怎麼繼續開?

保安的動作也遲疑了。

喬蔚藍又來了底氣,仰起頭道:“我看你敢不敢把我趕出去!我喬家在京都可是說不一二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