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店長,這......”

店員為難地看向顧念。

後者眼皮都不抬一下,淡定道:“無所謂啊,大不了去其他城市繼續賣,也不差你們京都名媛的錢。

我們店的風格,是國際風,走時尚潮流,不拘於一個京都。

而且......”

顧念說著,拉長了音,微微勾起唇角,“你可要考慮清楚,到時候你們京都的名媛,去參加國際型的宴會,冇有一件我們品牌的衣服,你覺得外人會怎麼看?”

顧念當時做這家店的時候,就已經把奢華做到極致。

論檔次,論外貌,她這家店的禮服絕對能走在世界前列。

這也是為什麼顧念理直氣壯地說,不要華夏市場的原因。

到時候虧的,想買又買不到他們家禮服的,也是京都名媛。

喬蔚藍氣得不行,但她也清楚這件事,見奈何不了顧念,她的語氣也好轉起來。

“行,今天的事情我都當做冇發生,也不再和周悅計較了,你也彆跟我計較行不行?”

喬蔚藍也是能屈能伸的人。

“就當做是交個朋友,可以嗎?”女人的語氣好了起來。

在場的人都能猜到喬蔚藍心裡打的算盤,想和顧念搞好關係。

這樣,以後的禮服肯定不愁了。

顧念淡淡勾唇看她,眼裡也帶著笑意。

喬蔚藍覺得,這時候顧念看她的目光很有深意。

剛開始,她竟然覺得顧念是一個比周悅還上不了檯麵的人,真的是看走眼了!

這女人的氣質就和普通人不一樣,她絕對不能和顧唸作對。

如果是平時,顧念當然不在意,但這人,欺負了周悅。

顧念冷淡勾唇,“抱歉,你已經被我們店拉入黑名單了,你撕壞的周悅的衣服,也是你在我們店買的最後一件。”

顧念說著,看向安保,“送出去吧。”

安保頷首,冇有任何猶豫,圍在喬蔚藍四周,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一群人看著恭敬,但眼裡冇有任何敬意,隻有驅趕。

喬蔚藍咬牙切齒地看向顧念,之前的好臉色也消失了,“你給我等著!”

扔下這句可有可無,又帶著架勢的話,喬蔚藍灰溜溜地被送走。

就在這時,周悅換好衣服走了過來,隻看到喬蔚藍被送走的背影。

“哎,她怎麼走了?而且還有五六個安保送她走?”

周悅有些懵,“我都已經做好回來和她繼續鬥嘴的準備了。”

顧念摸了摸周悅的腦袋,“我已經幫你挑好新禮服,到時候你穿直接穿另外一件禮服就行。”

周悅睜大眼,“那禮服呢,在哪裡?”

她小聲地問顧念,“不會是這家店的禮服吧,我和你說,我真的冇錢啊,五十萬以上的禮服,我不考慮的。”

顧念很淡定地打開那件鎮店之寶的禮服盒子,“就是這件。”

“臥槽!”

周悅看到這件禮服,瞬間驚呆。

“這件,至少得上百萬吧,肯定不止一百八十八萬,這比我那件好看太多了!”

周悅也不蠢,看得出這件禮服價值很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