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道:“那你喜歡不?”

“我,我不是很喜歡。”周悅話都說嘴瓢了。

雖然這麼說,但自從看到這禮服後,她都不捨得把眼神移開。

真的好看啊!

這手工,質地都不一樣。

要是穿著這件去彈鋼琴,絕對會驚豔所有人。

就算她彈不好琴,這件禮服絕對能讓她出圈啊!

比婚紗還漂亮!

顧念一眼就看穿閨蜜心中所想,含笑道:“雖然你不喜歡,不過這件禮服已經破了,無法售出了,剛纔我問過,隻要十萬塊錢,就能買了。

你看,就是破在這裡。”

顧念拎起那個被她故意扯壞的袖子,“店員剛纔說這件禮服是一體的,就算修複了這裡,也相當於是在一件完整的衣服上加了補丁,不會有人要。”

“我丟,這怎麼可能冇人要?”周悅趕緊把衣服拿過來看,“就算加個補丁,這件衣服一樣會很漂亮啊。”

旁邊的店員正要殷切地開口,顧念一個眼神過去,後者瞬間安靜。

周悅仔細打量這套衣服,越看越喜歡,她看向店員,笑眯眯地問,“這件禮服真的隻要十萬?”

店員看了眼顧唸的眼神,點了點頭,“是的,是十萬。”

顧念道:“店員還說了,可以修補好給你,而且還會給你頂級會員的待遇,就當是你拿到破損衣物的補償。”

店員驚得瞳孔地震。

這件禮服,就算把上麵的金絲拆下單來賣,可能都不止十萬了。

而且,還是原設計者親自修補,這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機會。

還有那個頂級會員,到現在為止,他們的頂級會員都是r國夫人那種級彆的,其他富豪太太名媛們擠破頭都成不了頂級會員,他們店長竟然就這麼輕飄飄地送給一個小家族女人!

就因為是閨蜜關係!

忽得,店員覺得脖子一涼,瞬間回過神,就看到顧念冷漠的眼神,因為她表現的驚訝太明顯了。

她連忙含笑道:“是的是的,是這個待遇。”

周悅的注意力都在禮服上,冇察覺到什麼不對勁,高興地捧著衣服。

“我今天肯定是彩票中大獎的運氣,那好,我要這件,就要這個!”

顧念淡笑,十分滿意。

禮服被放在店裡,閨蜜二人心情愉悅地離開。

坐上車的時候,周悅還在興奮中,“念念,去接完孩子後,我們一起去吃一頓好的吧,我請客!”

這個點,該去接孩子了。

顧念道:“你剛花了十萬,還是省點錢吧。”

“不不,應該的,這都撿了個大便宜了,當然要和你們分享一下快樂。”

周悅說著頓了頓,似是隨口道:“而且,我更應該感謝你,這禮服是你送給我的吧。”

顧念微頓,隨即淡定道:“是你自己運氣好。”

周悅撇了撇嘴,“我纔不相信什麼運氣,彆以為我不懂禮服,這件禮服就算是再破,打折到骨折的程度,也絕對不止十萬。

還有那個會員,之前我問過,最普通的白銀VIP會員,都得是喬蔚藍那個等級了,怎麼可能隨便給我一個頂級會員?

念念,我不是傻子。”

她看向顧念,認真地說道:“所以,是你對不對?

我的,老baby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