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擰眉看著蘇離,小孩越來越接近他那個一直站在窗簾後的母親。

“媽媽。”

在蘇離已經走到,主動伸出小手,握上自己媽媽的。

下一秒,那隻骨瘦嶙峋的手,攥住了孩子的小手,力氣大的驚人,直接把蘇離提了起來,往窗外丟去。

“去死吧,你個小畜生!”

顧念反應也快,三步做兩步,直接把女人懷裡的蘇離搶了回來。

女人的力氣雖然大,但也敵不過顧念。

整個過程都不到三秒,蘇離從自己母親的懷裡,到了另一個女人懷裡。

他的神情很鎮定,就像早就猜到。

或者說,已經習慣。

顧念看向視窗,因為是精神病院,所以房間的窗戶都是有護欄的。

但這個房間的護欄上鏽跡斑斑,還有幾顆螺絲已經鬆動了。

如果再把孩子丟上去幾次,保不齊什麼時候護欄都會被砸壞。

這也是顧念剛纔出手救人的原因。

蘇離這時候平靜地出聲,“顧念阿姨,你放心好了,我不會有事,我媽媽隻不過是想出出氣而已,隨便她怎麼扔我。”

顧念頗為無語,把孩子拎起來,指著那幾個鬆動的螺絲,“你確定你還能撐幾次?活著不好嗎?”

蘇離咬著唇,不說話。

顧念歎了口氣,“晚點我會和醫院的工作人員說一聲,讓他們把這裡修好。”

“麻煩了。”蘇離道。

顧念再看向窗簾的位置。

蘇離的母親,在顧念把孩子搶回來的時候,完全躲進了窗簾裡麵,彷彿隻能身處黑暗一樣。

“你的媽媽平時都這樣嗎?”顧念問。

蘇離嗯了一聲道,“媽媽很討厭見人,所以經常埋在窗簾後麵曬太陽,也就是這裡,平時冇人的時候,媽媽是會出來的。”

顧念走近兩步,輕輕拉了一下窗簾。

窗簾裡的人,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,使勁往後退,幾乎躲在牆角,身體也一直在發抖。

蘇離見狀連忙攔住顧念,“顧念阿姨,我媽媽很怕生的,您彆嚇著她了。”

顧念淡淡道:“我隻是看看她的情況而已。”

她微頓,順便問孩子,“平時,你媽媽還有其他情況嗎?”

蘇離指了指牆上的塗鴉,“還有這些,媽媽大部分時候,其實都挺正常,很配合醫務人員工作,唯一要的就是紅色的蠟筆。”

顧念能理解,很多醫務人員,為了讓精神病人配合工作,都會有一些類似於聽話就給病患想要的小東西的機製。

隻要病患配合工作,醫生都會滿足他們的一些小要求。

這樣病患高興,醫生也會輕鬆很多。

不過......

如果病患拿蠟筆想在牆上塗鴉,寫這種字眼的話,這種要求不該滿足。

不是因為其他原因,就是看著這麵牆,都會讓人覺得心情很不舒服,讓人有不好的聯想。

病人的心理本來就不正常了,再身處不正常的環境裡,怎麼可能治得好病?

顧唸的眉頭逐漸擰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