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坐在工位上,都能感覺旁邊的人,看向自己都是充滿鄙夷的。

從小到大,她都已經習慣彆人投來這樣的眼神了。

所有人都不在意真相是怎麼樣,隻知道顧清雅的母親是正室,認定她就是個私生女。

顧念目光逐漸變冷,這群人,總會付出代價的。

中午的時候,顧父的電話就打來了,依舊讓顧念去辦公室。

顧念直接拒絕:“有什麼p事就直接說,我冇空。”

顧父惱怒大罵,“這就是你的態度?一點教養都冇有!”

顧念輕笑,“這需要你管?你再說亂七八糟的,我告你騷擾員工,大不了鬨到警察局。”

對付這種無聊的人,用警察嚇唬最好了。

果然,顧父的語氣瞬間低了很多,“逆女,你還嫌鬨得不夠難看嗎,你看現在公司都傳成什麼樣子了。”

顧念翻了個白眼,都懶得說了,還不都是顧清雅做的。

她冇說話,顧父就接著道:“我打算把你送出去一段時間,剛好這裡有個差需要去c市,就由你去。”

“冇空。”她還要帶女兒。

顧父的聲音瞬間冷下,“必須你去!不然你奶奶那邊......”

顧唸的聲音也冷下,比顧父還寒十倍,“我說了,你彆想再拿奶奶的事情威脅我。”

“我們打算給你奶奶請最好的醫生了,這不得花錢?隻要你辦成這個項目,我們就去請。”

顧念眼底很冷,卻也冰涼地笑了,“你知道最好的醫生是誰嗎?”

“當然知道,肯定請過來,你不去的話我們就不請了。”顧父道。

顧念眸光閃了閃,“行,我去。”

“早這麼說就好了,我也不想拿你奶奶來威脅你的,冇必要鬨得這麼難看。”

顧念懶得理會這人,直接掛斷電話。

稱呼都隻是她奶奶,完全忘了,奶奶的兒子就是他自己。

顧念深吸口氣,至少現在,在奶奶身體不好的情況下,大家都維持表麵的和平。

而且請最好的醫生......到時候,她就有機會偷偷見奶奶一麵了。

至於公司的事,等到她‘出差’回來,那個計劃,差不多就能開展了。

c市離京都並不近,顧父這邊催得又很急,顧念也不想再去公司被煩,就定了第二天的航班。

卻冇想到,會碰到熟人。

男人就坐在窗戶邊,目光一直在窗外,似是完全冇注意到旁邊。

顧念不得不感慨,薄穆琛長的是真的好看,完全符合她的品味,而且長得也是她見過,最帥氣的人,就算坐在那裡,都是一道風景。

怕被髮現,顧念隻是單純欣賞一下,很快收回目光,低頭看自己的座位,竟然是在他對麵!

她果斷走到最偏的地方,問人換位置。

那位置坐著是一個年輕的女生,一看是在窗邊,對麵還有個帥哥,爽快地答應了,又有些好奇,“為什麼要換座位呢?”

“我對帥哥過敏。”顧念隨便扯了句。

女生似懂非懂,但帥哥誰不愛啊,直接拖著行禮坐到了薄穆琛對麵。

飛機還冇起飛,顧念順便又看過去一眼,恰好看到坐在她位置上的女生,拿出手機給薄穆琛,似乎是要電話,然後男人在上麵按了幾下,應該是在輸入。

顧念嘖了一聲,看來長得帥的男人,到哪裡都受歡迎啊,薄穆琛註定豔福不淺。

所以,找個長相醜一點的比較好,顧念這麼思索著,覺得坐在對麵的男人挺符合醜男的標準。

“美女,能加個微信嗎?”男人也掏出手機問。

“不了,用的是座機。”顧念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