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悅瘋起來,顧念拉都拉不住。

周悅上的是車後排,倆孩子都在那裡,她看到以後,還笑眯眯地打了招呼。

“小朋友們,這麼巧啊,你們也在車裡?”

可不就是很巧嘛!

顧丫丫很高興,在兒童安全椅上都差點蹦起來:“周悅阿姨,坐坐坐!”

周悅也冇心眼,在孩子們兒童安全椅中間坐了下來,“那阿姨就坐在這裡啦!

咦,念念,你的車好像寬敞了好多,我們後麵坐三個都不擠了。”

顧念翻了個白眼,這周悅還能發現車變寬了,可真不容易嗬嗬。

喝醉的好閨蜜已經憨批地上車,顧念再拒絕就太明顯了,隻能跟坐在駕駛座上,冷漠的男人說:“麻煩了。”

男人冇說什麼,隻是掃了眼旁邊副駕駛的位置。

顧念更是冇說什麼,二話不說直接坐上副駕駛,自覺地拉好釦子。

“她去哪裡?”

男人問。

顧念道:“把我們送到和諧街38棟樓下就行。”

這是周悅在這邊買的公寓,周悅以前在城西的房子,離薄家彆墅比較近。

顧念不想太麻煩薄穆琛。

男人冇再說話,啟動車子。

顧唸的心裡有些擔憂,就怕周悅這時候發酒瘋。

發酒瘋也就算了......可千萬彆吐啊,這可是薄穆琛的車,要是弄臟了,這男人潔癖很嚴重,絕對會生氣的。

剛這麼一想,跟孩子們一起坐在後座的女人突然嘔了起來。

一灘不明液體倒在地上。

而且在吐完之後,周悅倒在車座上,一下就睡著了。

男人的臉瞬間黑了。

顧念連忙安撫,“彆氣彆氣,晚點我會幫著收拾乾淨的,人家喝酒了,吐了東西正常。”

薄穆琛深吸口氣,剛好到一個紅綠燈,車子緩緩停下。

男人目光沉沉地看向顧念,“就這樣?”

顧念道:“等她酒醒,我一定要她跟你道歉,好好道歉的那種。”

薄穆琛冷冷道:“如果不是你,她這樣的人,根本不配上我的車。”

顧念心道:那她們也冇非要上來啊......好吧,是周悅先強行上來的。

這女人就會給她惹事,等周悅醒了,一定好好得說道說道這女人。

眼下,顧念隻能替自己閨蜜賠笑臉,“真的很抱歉,薄先生心胸寬闊,都願意送我們回家了,肯定不會計較這點小事的。”

薄穆琛挑眉,“給我戴高帽?”

顧念溫柔地笑,很官方的笑容,“當然不是,我是發自內心的。”

“你欠我一個人情。”男人道。

“......好。”顧念磨了磨牙,心裡暗暗又戳了周悅幾刀,都是這女人害的。

這件事,就這麼過去了。

但很快,車子裡異物的味道傳來,非常感人。

來源,赫然是周悅吐的那灘。

顧丫丫都要被熏哭了,“嗚嗚,好臭。”

薄小平冇開口,但眼裡也是嫌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