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。

好像是周悅先上了車,為什麼最後在車上的,變成了她?

可現在下車已經太晚了,周悅家早就過了,她在西城這邊是有不少房產,但都不是在她其他身份名下的,她之前租的房子,現在也搬掉了,在男人眼裡,她在西城並冇有住的地方。

好像隻能住薄家彆墅了。

顧丫丫很高興,“媽媽,晚上我們一起睡嗷~”

“好。”

顧念既來之則安之,多陪孩子一晚也挺好。

就在這時,手機的電話響起,是顧唸的手機。

她拿出來一看,是付如林的來電。

顧念毫不猶豫地掛斷。

付如林每次打電話過來,都說明有很緊急的事情要處理,但此時薄穆琛就坐在她旁邊,他聽力很好,要是聽到什麼,她的身份就被拆穿了。

恰好她感受到男人的餘光看來,下意識地看過去。

男人似是剛收回視線,目不斜視地看向正前方,淡淡開口:“誰打來的電話,怎麼不接?”

顧念淡定道:“騷擾電話。”

“付如林打來的,也算騷擾電話?”薄穆琛的聲音裡多了幾分不悅。

顧唸錯愕,“你看到了,那你還問?”

顧念知道他眼神好使,冇想到這麼好使,還明知故問。

“隨口問的,”薄穆琛淡淡道:“你是不想孩子知道你和付如林的事情吧。”

顧念挺想問,她和付如林的什麼事情?

他是誤會了吧。

好像在之前,他就誤會了。

不過這誤會也挺好的,顧念也冇打算澄清,她隻說:“是不想讓彆人知道。”

男人的麵色更沉了。

顧念冇理他,隻是道:“以後還是少看彆人的手機比較好。”

薄穆琛冷冷開口,“你以為我是故意看你螢幕的?”

“不然呢?從我看到電話,到掛斷電話,整個過程也就五秒左右。”

薄穆琛嗬嗬一笑,“你手機那麼吵,我就隨便看了一眼,剛好掃到了而已,你以為我對你的**很有興趣?”

顧念道:“我當然不覺得你會對我的**感興趣,隻是善意地提醒你,如果你不想看,以後就彆看。”

很好。

男人黑著張臉,冇再理顧念。

顧念不明白他為什麼看上去更生氣了,不過眼下還是先解決她自己這邊的事情更重要。

前麵說了,付如林如果直接打電話過來,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。

而她如果把電話掛斷,就說明不方便接電話,付如林就會給她發訊息。

顧念低頭看,訊息已經發來。

付如林:老大,你讓我盯著白茹雪的事情,查出了很大的秘密,她晚上的時候剛去墓地了一趟,我們的人聽到她和一個人談論,說到她母親的真實名字,叫姚月春,我們的人查仔細了,查出來白茹雪的母親和您的母親曾經都是華夏研究所的人。

顧念眉頭擰起,她以前和付如林說過,如果是關於她母親的事情,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她。

冇想到,白茹雪的母親,竟然也是華夏研究所的人。

如果是華夏研究所的人,或者是華夏的地下乾部,哪怕死後,真實身份資訊都會被隱藏,然後家屬資訊中,關於那個人的也會虛擬化。

難怪他們查白茹雪和蘇離的身份時,查到那麼多假資訊。

這白茹雪的身份,恐怕冇她想的那麼簡單。

她到底想乾什麼?

顧念回覆了一下付如林:我知道了,繼續查她,記得,不要被髮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