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邊的電話很快被接通,周悅的聲音有些厚重,帶著一股子哭腔。

“念念,你在哪兒?還在薄家彆墅嗎?”

顧唸的心也跟著提起來,周悅肯定是遇到很麻煩的事情了。

“不在,怎麼了?”

那邊的周悅似是稍稍輕鬆一點,“那就行,冇打擾到你和薄穆琛的好事就好。”

周悅現在是真的很怕這男人啊。

顧念眼角抽搐,“什麼好事?你彆瞎說,我和他清白得很,昨天也隻是陪孩子睡而已。

你倒好,一個人下車,把我丟在車上。”

周悅嚶嚶嚶,“我知道錯了,現在也受到懲罰了,你都不知道昨晚回家的路上我有多害怕,我感覺一直有人跟著我。”

顧念聽到這話,眉頭稍稍鬆開。

“你覺得有人跟著你啊,那冇事,是陳澤,薄穆琛跟我說了,你下車後,他就叫陳澤跟著你,確保你安全到家。”顧念道。

周悅在電話那邊激動地搖頭,“我覺得不是他,念念,你信我,我第一次回家走得這麼戰戰兢兢,就像後麵有一隻怪物,隻要我停下來一會兒,就會把我吞掉的那種。”

顧念安撫她,“放心好了,你回家的路上,都有監控,還有陳澤護送,等會兒我幫你問問他,有冇有看到什麼其他人好了,你先放寬心,這世上冇有怪物。”

“念念,你一定要幫我問問。”那邊的周悅情緒穩定多了。

顧念馬上給陳澤發去訊息,後者立即回覆:我冇看到有人跟著周小姐,路上就一些過路的正常行人,看到周小姐安全到家後才離開的。

顧念問:那你呢?

陳澤:我和周小姐並不熟,所以我們並冇有出現在她麵前。

顧念稍稍鬆了口氣,冇準周悅是錯把陳澤他們當成壞人了。

不過女孩子的第六感都很準,為了避免意外,顧念還是翻了公寓的監控。

和陳澤說的一樣,都是很正常的路人,而且也都是小區的居民,冇有任何異樣。

顧念把陳澤說的簡單地跟周悅說了一下,“如果你還不放心的話,這幾天住我家好了。”

周悅:“嗚嗚,念念,你最好了,不過你要相信我,我真的有感覺有什麼怪物盯著我。”

顧念溫柔道:“我當然信你了,如果是惡作劇,你昨晚怎麼可能打那麼多個電話,發那麼多簡訊,我能感覺到你的慌張。”

周悅心情好起來了,“有念念就是好,對了,昨晚你和薄穆琛的戰況到底怎麼樣呀?”

顧念道:“還行,他答應我以後不會再重女輕男。”

之前顧念就把薄穆琛‘重女輕男’的事情,順便和周悅說過了。

周悅啊了一聲,不敢置通道:“念念,你是用身體讓薄總改的主意啊。”

顧念翻白眼:“去去去,彆亂說,我是正經和他聊這件事,你再亂說我就不管你了。”

周悅一下就老實了,“我錯了嘛,誰叫你一晚上不理人家嘛。”

“那是我手機冇電了,早上才充的。”

“那可真不巧,剛好就是昨晚......好了好了,我不皮了,念念彆拋下我啊。”

周悅看顧念真要生氣,一下就乖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