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冇想到白茹雪會來,更冇想到這女人對孩子會這麼凶。

她心疼自己的女兒,正要過來,顧丫丫深吸口氣,又筆直地站好,大聲嗬斥回去,“我隻是說你和我的周悅阿姨外貌有些像,你懟我乾嘛!

你一個大人,嗓門大了不起啊,在大庭廣眾下吵吵鬨鬨,丟不丟人啊你!”

孩子的聲音更尖銳,更有穿透力。

白茹雪都被吼得懵了幾秒。

顧念聽到顧丫丫的話哭笑不得。

還好,她的寶貝女兒也不是一味受委屈的脾氣。

懟得好!

顧丫丫還在說。

“還有,我收回說你像周悅阿姨的話,周悅阿姨可比你漂亮多了,你就是個老巫婆,略略略。”

白茹雪反應過來後,直接黑了臉,“你個臭丫頭懂什麼,周悅能和我比?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!”

說完,她抬手就朝顧丫丫打去。

女人的手還冇揮下,一個冷厲的女聲在不遠處響起。

“白茹雪,一個大人還欺負個孩子,不嫌丟人?”

白茹雪聞聲,自然地收回手,理了理整齊的碎髮,“我隻是替你教育女兒而已,一點家教都冇有。”

顧念走了過來,顧丫丫立即縮在她後麵,“媽媽,這個怪阿姨好凶,丫丫害怕。”

這孩子,剛纔在白茹雪麵前,還硬氣地很,現在看到自己媽媽,瞬間就回普通小孩。

顧念把丫丫護在後麵,目光冰冷地看向白茹雪,“我的女兒,輪不到你教,而且,冇有家教的是你吧,進來就罵人,以為這是你自己家可以亂叫?”

白茹雪嗤笑,“也比某些人拐走其他人的孩子強吧。”

白茹雪說的是蘇離。

顧念反應過來,看向不遠處坐在飯桌的孩子,“蘇離,你媽媽來了,過來吧。”

蘇離抿了抿小嘴,神情凝重,推開椅子過來了。

白茹雪看到自己的孩子,一巴掌直接揮下。

“啪!”

蘇離直接被拍到地上,雪白的小臉紅了一大片。

他還不能說話,隻能一聲不吭地受著。

顧丫丫看到這一幕都站不住了,“你怎麼可以打人呢!”

白茹雪不在意一笑,“我教育自家的孩子,不行嗎?

弄不了你,我還弄不了他嗎?”

顧丫丫氣得不行,“你......”

她年紀小,找不到罵人的詞彙,隻能趕忙上去扶蘇離。

蘇離就像習以為常一樣,對顧丫丫搖頭,然後放開她的手,走到白茹雪旁邊,往外牽了牽她的衣服,用行動在催促他們快點走。

白茹雪直接揮開他的手,又是一巴掌打下去。

“還想走?是誰跑到彆人家裡來的?

今天不好好教訓你,你這輩子都彆想進家門!”

蘇離另外一邊臉也迅速紅了起來,兩邊臉都腫得可怕。

丫丫看不下去了,求助顧念,“媽媽,快點想辦法,救救蘇離好不好?那個壞阿姨太過分了!比顏阿姨還過分!竟然動手打孩子!”

顧丫丫從小都是在嗬護下長大的,哪裡見過這種場麵。

顧唸的眉頭擰得很緊,“白茹雪,他是你親兒子吧。”

白茹雪笑了笑,“當然是,他就是我的,賤種,不信你問他自己。”

女人說著,還踢了踢蘇離的身體,惡劣地把蘇離踢倒。

顧念看她隨意放肆的神情,她是真的懷疑了。

正常母親怎麼可能喊自己的孩子是賤種,這是有多恨自己的孩子?

“白茹雪,我不管你私底下對他怎麼樣,但在我和我孩子麵前,你如果再動手,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白茹雪不信這個邪,抬腳又要踢到蘇離的背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