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哄完了周悅之後,顧念給下屬發了個訊息,就離開了劇組。

這時候,孩子要放學了。

顧念準時到達幼兒園,心裡還想著,以後每天忙完就來接孩子回家,這種生活真的很不錯。

時間一到,顧念還冇等到兩個孩子,就看到一輛騷包的粉色蘭博基尼停在幼兒園門口,還是停在正中間。

門衛很快到了車前,不過看到車主,語氣瞬間變得恭敬,“白小姐,您來了。”

“嗯,我來接我的兒子。”白茹雪點了點頭,戴上墨鏡,旁邊還有生活助理幫忙打傘。

“還有多久出來?”女人懶懶地問。

“快了快了。”門衛連忙道,看了看她車子擺放的位置,露出猶豫,最後想到女人的身份,默默把到嘴邊的提醒嚥下。

白茹雪身上穿的全部都是大牌,配上精緻的臉龐,怎麼看都是一個年輕的女富豪。

顧念挑了下眉,這女人是把拿到的錢都砸在自己身上了嗎?

粉色蘭博基尼,頂級配置,還是限量版的款型,這價格肯定要過億。

她還以為,白茹雪會把錢分給蘇家一點,畢竟當初蘇子墨為了她,掏出了蘇家最重要的藥堂。

一時間,大家的視線都落在白茹雪身上,紛紛好奇她的身份。

也有人知道她就是蘇子墨的新未婚妻,隻能說是囂張。

生怕彆人不知道她來接孩子似的。

很快,顧丫丫和薄小平的身影就出現在門口。

白茹雪一看到顧丫丫,主動走上前。

顧丫丫當然也看到白茹雪,瞬間就像嚇壞炸毛的貓咪一樣,連忙往顧念這邊跑。

但小孩肯定是跑不過大人的,顧丫丫很快被攔住。

白茹雪似是有些無奈,低聲溫柔道:“小朋友,跑什麼,不是要去阿姨家玩嗎?”

她指了指自己停著的車,“你看,阿姨都開了新車出來接你,這粉粉的多好看啊。”

不得不說,白茹雪不發瘋的時候,一舉一動都有一種大家風範,溫柔如水,跟人說話和聲和氣的,很難讓人拒絕她。

不過,顧丫丫冇忘記之前這女人還想打自己,果斷搖頭拒絕,“我和蘇離說過了,不去你家了,我要和爸爸媽媽一起去玩!”

白茹雪眉頭微微擰起,看向不遠處,剛從幼兒園出來的蘇離,眼裡隱隱帶著質問。

蘇離搖了搖頭。

白茹雪深吸一口氣,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薄汗,“你看你這孩子急的,也出汗了,阿姨幫你擦擦汗好了。”

說著,她特地從包裡拿出一張乾淨的紙巾。

她自己擦汗,是隨手擦的,而給顧丫丫擦汗,是特地拿了紙巾,這還是下意識的舉動。

顧念在不遠處看得眉頭輕擰,這白茹雪還真是把人心玩明白了。

這時候的白茹雪,已經看出丫丫對自己的不感冒,所以退而求其次,先增加好感?

怎麼增加好感呢?當然是最直接貼心的肢體接觸。

不管是人類還是其他動物,在被自認為危險的動物觸碰多次,依舊安全後,就會降低自己對那個危險動物的警惕性,認為對方不會傷害自己。

顧念嘖了一聲,這女人有點東西。

可惜,找錯了目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