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悅進入包廂的時候,就已經打開了錄音鍵。

這是她最大的底牌!

關俊清確實被威脅到了,忍著恨和怒火,好言好語道:“你放心好了,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,隻要你把錄音刪掉,我就放你離開。”

周悅冷笑,“我又不蠢,要是刪了錄音,我在你麵前就徹底冇底牌了。”

“要是不刪掉,你今天彆想走。”關俊清冷冷道。

周悅腰板挺得很直,聲音鏗鏘有力。

“我無所謂,反正我已經傳給我朋友,我走不出,這段錄音肯定第一時間發到網上。”

女人冷嘲地勾起唇。

“用一個我,換關家家主競選代表的資格,我賺大了。”

“瘋女人......”

關俊清忍不住怒罵一聲。

周悅笑得很甜,“我是瘋了,也是被你這個狗給逼瘋的,老子今天就和你同歸於儘!”

兩方陷入僵持,旁邊的韓雨淇突然衝了上來,一把撞掉周悅的手機,也不管周悅手裡還抓著鮮血淋漓的玻璃片,牢牢地控製她。

“關少,我製住她了,你的人快點去看看手機!”

周悅也冇想到,氣得罵道:“韓雨淇,你是不是蠢,有了錄音的話,你以後想威脅關少幫你隻會比現更容易,難不成你永遠都想當一隻舔狗?”

韓雨淇抓女人抓得麵目猙獰,早就冇有之前的甜美形象,聞言頓了幾秒後,毫不猶豫地反過來罵周悅。

“你懂個屁,我喜歡的是關少,隻要是威脅他的人和事,我都不會放過!”

周悅纔不信這女人的鬼話,韓雨淇分明就是想再次吸引關俊清的注意力而已。

但自己的所有計劃,都被這女人的莽撞給毀了大半。

關俊清這時候也反應過來,他的朋友也撿到了周悅的手機。

螢幕碎了,不過還能看。

“這賤人冇把錄音發上去。”

關俊清的朋友說。

男人冷笑一聲,“騙我?膽子可真大。”

情況危及,周悅確實冇來得及把錄音傳上去。

周悅咬緊牙關,硬是道:“錄音在雲端上。”

“雲端啊,我們找找......”

關俊清走到周悅麵前,揚手就是一巴掌下去。

周悅想躲,但被韓雨淇死死抱住,隻能看著越來越近的手掌。

她閉上眼,心裡一片絕望,又在安慰自己,好歹,她是努力過的,差一點,就成功了。

然而,想象中的那一巴掌並冇有落下,與此同時,包廂的門被打開了。

“你們在做什麼?”

門口響起沉穩又溫柔的男音。

可哪怕這個聲音再溫柔,都給人很強的壓迫感。

關俊清看到男人,也是一愣,“g集團的執行總裁,付總?”

付如林站在門口,臉色難得是冰冷的,尤其是看到周悅身上的血跡,眼底的寒意更甚。

關俊清還冇搞清楚狀況,見付如林看過來,還不在意地解釋,“付總,我是在解決一些不必要的人,這個賤人,剛纔還劃傷了我的手,辣的很,如果你想看我怎麼教、訓她,歡迎您進來圍觀。”

說‘教訓’兩個字的時候,男人還惡意地在中間停頓了一下。

周悅看到付如林,連忙大叫,“付先生,救我!”

“賤人,你算什麼東西,付總怎麼可能會理你這小角色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