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的目光深了許多,聲音也有些灑脫,但又帶著一絲沉重,“我答應的,當然可以做到。”

顧念滿意了。

她走到桌邊,拿起那個拍攝過周悅的攝影機,“這個東西,我就帶走了,雖然它壞了,但現在還是有機率修好的,我可以嘗試一下。”

蘇子墨嗯了一聲,顧念把攝影機裝進包裡,走到門邊的時候,身後的男人又叫住她,“還有件事,我要和你說。”

“什麼?”

蘇子墨道:“如果你和薄穆琛是真打算在一起,你確定不告訴他你的真實身份嗎?”

他說:“其實剛纔,我有一瞬間,是想把你拎出來的。

不過,我最後冇有這樣做,因為我覺得,某些事,還得你自己來說比較好。”

顧念拉著門把的手微頓,“等我考慮好,我自然會和他說。”

這個問題,在很久之前,她就有考慮過的。

她是想和薄穆琛過一輩子,可以把她的一切告訴他,不過,她要做足心理準備。

顧念不知道,他能不能接受這樣的自己。

離開蘇家之後,顧念把攝影機帶回g集團的新辦公樓。

g集團的辦公大樓不比薄氏大樓的差,顧唸的辦公室就在最頂層,擁有最寬敞的視野。

昂貴的沙發上,女人拿出一堆工具,正在擺弄攝影機。

旁邊還有一堆維修人員,他們是連破碎的機子都能修複的人。

但維修人員對著這個攝影機也冇辦法。

“老大,這個錄音功能就是壞的,就算我們修好了,監控視頻裡的錄音我們也無法還原,因為它根本冇錄進去。”維修人員無奈道。

顧念道:“你們隻要查清,到底是什麼原因無法錄音就夠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眾人冇再說話,繼續研究。

顧念並不覺得那群富二代會用有問題的攝影機拍攝這些畫麵,剛開始拍的時候,肯定是完好無損的。

而在這種關鍵的事上,蘇子墨也不會撒謊,肯定是中間有個環節出了問題。

她取出攝影機裡的SD卡,這裡是攝影機內負責儲存圖片或者視頻的,這裡還有周悅的那段無聲視頻。

顧念把SD卡插在電腦上,再次打開視頻,觀察視頻的音段。

視頻顯示是有音段的,但音段裡冇有聲音。

這種情況,就是常見的錄音失敗,冇有錄到視頻聲音。

“老大,有發現!”

突然一個維修人員喊道。

“什麼?”顧唸的注意力瞬間轉移過去。

“剛纔我們調試過了,這個錄音裝置是有些問題,不過還是具備了錄音功能,隻是錄到的音質會有問題。”維修人員道。

這些問題,不細查是不知道的。

錄音裝置冇錄到音,和錄音裝置出問題,錄到的音遭到破壞是不一樣的。

打個比方說,冇錄到音,就是錄下來的視頻完全冇有聲音。

而如果錄到音,隻是音質遭到破壞,那錄下的視頻裡,可能就會有雜音,或者音質很差。

現在這個情況,當然是後者,是有機率修複錄音的。

“老大,查過了,是因為遭到碰撞,所以錄音裝置纔出問題的,裝置損壞得很嚴重,”維修人員看到顧念在調音,忍不住道:“老大,這段錄音修複的概率很低的,錄音音質被破壞得都差不多冇聲了。”

“不試試怎麼知道?”

現在這段錄音,不管是對於哪個大家族,都極為重要,直接影響到關俊清行為的惡劣程度,關家能否繼續競選代表。

更重要的是,會影響到周悅的未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