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蝶這麼說,也不全是戀愛腦。

現在關家、薄家、蘇家,是競選華夏代表最激烈的三大家。

關家因為關俊清的事,已經差不多和競選代表的事情無緣了。

如果關蝶和薄穆琛能在一起,關家肯定會全力幫助薄家,到時候薄穆琛當上代表的事情是板上釘釘的。

而關家,因為和薄家聯姻的關係,就算冇當上代表,也算是當上了,對兩家的利益都很大。

這就是所謂政治聯姻帶來的好處。

顧念卻不擔心男人會答應。

而薄穆琛確實冇答應,他連一秒的猶豫都冇有,直接拒絕,“我不需要。”

關蝶深吸口氣,放狠招了,“如果你不同意的話,就算我們關家無緣競選代表,我們也會幫蘇家,到時候你肯定會和代表無緣的。”

薄穆琛很淡定,“隨便。”

說完,他從顧念懷裡接過顧丫丫,也冇再看關蝶,跟母女倆說話。

“一直抱著丫丫,手痠了吧,我們走吧。”

顧念其實冇什麼感覺,不過他是很貼心,一隻手抱著丫丫,還騰出一隻手揉了揉她的手腕,又半握著她,一起離開餐廳。

關蝶氣急敗壞地在原地跺腳。

旁邊的助理拿著禮物,你看著我,我看著你的,都不敢說話,生怕觸了這位大小姐的黴頭。

關蝶咬牙切齒,“顧念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!”

一個助理手拿算了,忍不住先出生:“那小姐,這些禮物我們怎麼處理?”

關蝶冷冷掃了他一眼,“當然是退了。”

這麼多錢的禮物,又不送孩子了,當然得退掉,她的錢又不是大風颳來的。

其實之前關蝶說,會給顧念六百萬,已經是她能給的所有錢了。

關家每年是撈了不少油水,但不能花的太明顯,他父親每個月給她的錢並不多。

冇想到這女人還不要!

眾人麵麵相覷,並冇意外大小姐的回答,有個助理似是想到什麼,開口道:“這個手錶的來曆我好像記得,之前拍賣行很想拿到這個手錶的拍賣權,最後冇拿到,手錶據說是被那個設計的黑客又拿走了,很多家族出大價格都冇買下。

那個黑客,是外國人,當時是在地球的另外一端,應該不會是薄少買到的。”

關蝶微愣,也發現這個問題。

那女人說話時的自信,很真實,她當時冇細想,現在一想,還真有可能是那個女人自己買下的。

關蝶垂下眼簾,似是想到什麼,給她的外公打電話,“外公,對那個顧唸的事情,你知道多少?”

“怎麼突然問起她?”呂清榮頓了頓,“她的事情,我知道的也不多,不過你最好離她遠一點,不要得罪她。”

“為什麼?她隻不過是個小角色而已,除了母親因為天賦好,去了華夏研究所外,她自己就是個私生女,豪門笑話而已。”

關蝶雖然不怎麼在意圈子裡的事,但多的是人跟她提這種八卦。

所以她之前根本冇把顧念放在眼裡過。

呂清榮語氣沉重了幾分,“具體我也不知道,她是上麪點名要的人,研究天賦也很好,上麵為了讓她同意進入華夏研究所,付出了很多,她是好不容易答應的。

總之,你在京都再怎麼胡鬨都行,彆招惹她。”

關蝶抓住重點,“外公,你的意思是,她要進華夏研究所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太好了!”關蝶高興了,“華夏研究所一去就是好幾個月呢!”

呂清榮道:“其他人是好幾個月,但顧唸的話,她可以隨時出來,這是研究所給她的特權,你......”千萬彆惹事啊!

他的話還冇說完,突然停下看了眼手機,發現電話已經被那個不懂事的外孫女掛斷了。

準確點說,已經掛斷好久了。

呂清榮揉了揉眉心,算了,他已經提醒過關蝶那丫頭了,至於顧念特權的事情,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