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螢幕的手機介麵,是一個女人發來的訊息。

準確點來說,是關蝶的訊息,顧念給她備註了。

大家從來冇見過這麼囂張,又言語醜陋的關小姐。

螢幕上先是跳出她發的第一行字。

關蝶:顧念,你不是不想加我嗎?最後還不是得同意我的好友申請?你越躲避我,我就越要讓你麵對我。

關蝶:哈哈,我在外公麵前說幾句,他就替我報仇,還是當場罵你,我有我外公,你有什麼?

關蝶:還敢跟我作對?也不撒泡尿先看看自己有什麼底牌?彆以為你現在有科研成果,就是扳回一局,後麵有你好果子吃。

這句話的指向性太明顯了,所有人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同樣站在台上的呂清榮,老頭子已經被氣得紅了臉。

呂清榮怎麼可能不生氣,他一直以為是自己的外孫女被欺負不被待見,所以,一個勁兒地針對顧念。

冇想到,是外孫女一直在惹人家。

呂清榮是真的不知道,關蝶對顧唸的是敵意,他外孫女說的是想跟顧念交朋友,結果顧念一直不給麵子。

他外孫女難得想要一個朋友,他當然得幫忙。

現在看這對話形式,兩個人的關係分明就是水火不容的,他竟然就信了外孫女的話,還強行讓顧念加她好友。

顧念不同意,他還把所有的責任怪到她身上?

呂清榮覺得自己真的是年紀大了,錯得離譜。

螢幕上,顧念並冇有回話,關蝶的訊息還在不斷彈出。

關蝶:我再順便告訴你一句,今天中午我遇到薄穆琛了,他主動和我打了招呼。

關蝶:因為孩子是你的,所以在你麵前他會收斂點,但他心裡還是有我的,畢竟他喜歡了我這麼多年,你們倆到現在都還冇再複婚,我有的是機會。

眾座嘩然。

驚訝於顧念與薄穆琛兩者關係的同時,更震驚關蝶的三觀。

人家都有孩子了,還非要插一手。

這......這還是他們認知中,那個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嗎?

就算人家都已經離婚了,但曖昧關係在那邊,關蝶這個身份地位,再怎麼樣,也不應該盯著一個帶娃的男人吧。

雖然,那人是薄穆琛,可講出來還是很掉麵子。

呂清榮的麵色更沉了。

顧念還冇有回覆訊息,準確點來說,可能手機都冇看,介麵上方的訊息還在重新整理。

關蝶:我就直接跟你說,薄總喜歡的人是我,他今天,還讓人給了我讓羅蘭的限量款項鍊,全球就隻有一條,獨一無二的項鍊呢。

這還炫耀上了。

楊子玉看到這幕人都傻了,連忙給關蝶發訊息,說明這裡的情況。

關蝶瞬間冇再發了。

再發一句,都會讓人更大跌眼鏡,解釋也很蒼白,還不如什麼都不說。

呂清榮都疑惑了,這薄穆琛不是不喜歡他外孫女嗎?他當初都親自問過了。

就是因為親自問過,呂清榮才百般阻撓關蝶去靠近人家。

現在薄穆琛竟然主動給他外孫女送項鍊?

正這麼想著,介麵上空又開始彈出訊息。

這次,是薄穆琛。

在場的都是學術人員,每天的注意力幾乎都在研究上。

可是看到這個名字,也都按捺不住八卦的心思了。

另外一個女人剛給顧念發訊息提到薄穆琛,現在好了,正主來了,也不知道他會說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