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聲音響起晚了一秒,顧念已經打開機關。

旁邊那麵牆裡嘎吱了兩聲,緊接著,在牆角處出現一個剛好能鑽進一個人的口子。

顧念頓了頓,看了眼那個口子,纔看向身後的人。

是蘇子墨。

顧念不是很意外在華夏研究所裡碰到他,因為,蘇家在華夏政部的權利不小,蘇子墨更是政部人員,就更KR病毒事件一樣,紅蘑病毒事件隻大不小,他在再正常不過。

但是,在這個時間點,和她在角落裡相遇,就很奇怪了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顧念冷冷開口。

蘇子墨也很直接:“看監控,看到你了。”

顧念道:“那你有冇有看到我母親?”

蘇子墨微微眯起雙眼,“你的母親?”

隨即,他淡淡開口:“不可能,你的母親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,就算她曾經是華夏研究所的研究人員,現在都已經是骨灰了,怎麼可能在這裡?”

顧念也覺得不可能。

當初,她是親眼看著自己母親掉下樓死亡的,當時她雖然年幼,但也知道一點嘗試,檢查過母親的生命體征。

但母親真的已經死了。

可是,在發生小平假死,被帶走的事情後,顧念就不是這麼肯定了。

所以此時她也並不信蘇子墨。

“如果是這樣,我要進去看一下,剛纔我看到一個像我母親的人在這裡消失不見。”

顧念一邊說,一邊看著男人的臉色,“不去看看,我不會死心的。”

蘇子墨隻是眸光動了動,臉色冇有任何變化,“這裡,是華夏政部的一處秘密暗道入口,你不能進去。”

顧念冷笑,“所以,我的母親,還活著,在裡麵對不對。”

蘇子墨似是有些無奈了,“顧念,當年你的母親,慕阿姨對我也很好,如果她還活著,我怎麼可能不跟你說?

這裡真的是華夏的秘密暗道,如果你進去,隻會惹上大麻煩,聽我一句勸,彆進去,好不好?”

可顧念很執拗。

“我就要去看看!”

她絕對不會放棄觸碰真相的機會。

說著,女人的身體微微往下彎曲,就要進入那個洞內。

蘇子墨見狀,連忙上前,牢牢拽住女人的手,把女人的手腕都抓得陷了進去,用足力氣。

顧念低頭看了一眼被抓著的手,涼涼地看他,“你以為,就憑你,攔得住我?”

蘇子墨額頭上已經出現一層薄汗:“顧念,你聽我一句勸,真的,不要去。”

男人的眼裡滿是認真和凝重。

“如果我真的想攔住你,我大可以叫附近的安保一起過來。

但我現在隻是一個人過來,你發現這個洞的事情,我都不能讓彆人知道。

我們兩個好友這麼多年,你信我這一次,好嗎?”

蘇子墨的眼裡滿是真誠。

顧念抿了抿唇,“那你也認真告訴我,我的母親,是不是冇死?”

“她已經死了,這點你可以放心。”蘇子墨直接道。

顧念深吸一口氣,側眸看漆黑的洞內,裡麵彷彿藏了許多秘密。

“鬆手吧,我不去看了。”顧念道。

男人看她是真的放棄了,才放心地鬆開手。

兩個人一起站直身體。

蘇子墨道:“如果是其他華夏的秘密地方,你想去也就去了,但是這裡,你絕對不能去,今天的事情,你也當冇發生過,我也當做冇看到你過來,好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