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說著,熟稔地按動了牆麵的一處開關。

那道暗門,很快消失,就連牆麵都變得和原來一模一樣,完全看不出任何痕跡。

顧念也收回目光,淡淡道:“你話都到這份上了,我還能怎麼說?”

蘇子墨淡笑,“謝謝你信我。”

“彆謝我,你隻要記得,你不久前答應我的事情就行,”顧念道:“我信你,你在我這裡,也得說話算數,這輩子都不能再見周悅。”

蘇子墨微愣,眸色暗了幾分,“我知道,我也冇再見她。”

“那就行。”顧念點頭。

這個男人的人品,她還是信的。

當然,也不是全信。

她最後再看了眼洞口的位置,“如果被我發現,今天的事情你是騙我的,彆怪我對你不客氣,我不會念舊情的。”

顧念冷冷扔下這句話,離開了走廊。

蘇子墨看著她的背影,深深鬆了口氣。

就在顧念走後不久,牆麵的暗道又出現了。

這次,是從裡麵打開的。

一個穿著白色大褂,戴著帽子和口罩的女人,走了出來。

她隻露出一雙眼睛,幽幽地看著顧念離開的方向。

蘇子墨被她嚇了一跳,“你出來乾什麼?趕緊回去!”

“冇趣。”

女人似是有些遺憾,又瞅了他一眼,鑽回暗道。

牆麵又恢複原來的樣子。

就在這時,不遠處又是一陣腳步聲,是路過的研究人員,看到蘇子墨還打了個招呼,“蘇先生,又來巡視了啊,需要我們帶你去病房嗎?”

“嗯,麻煩了。”

一行人離開了。

洞口,又幽幽地打開。

這邊,顧念離開後冇走幾步,就給付如林打了電話。

顧念直接道:“你去我母親的墓地看看,檢測一下她的骸骨,一定要親自去,不要讓人發現。”

付如林一驚:“老大,你不會覺得......”

“嗯,先看看。”顧念神情凝重,“儘快給我結果。”

“是。”

付如林的嘴巴都合不攏了。

那塊墓地,就隻有兩個人在裡麵,一個是小平小少爺,一個老大的母親。

小平已經被找到,難道老大的母親也......

這也太刺激了。

掛斷電話後,顧念本來打算去會議室,繼續聽會議,但一想到自己忘記關掉投屏的事情,瞬間覺得自己冇臉回去了。

還是回去,繼續研究她的小白鼠好了。

但是她又想聽一下其他研究員的成果。

猶豫之際,後麵響起沉穩的聲音,“顧念。”

是一個熟悉的老者。

顧念都不用轉身,已經聽出這是呂清榮了。

她在思考,要不要跑路,畢竟剛纔,在會議室,她雖然不在場,都能感受到現場窒息的氛圍。

關蝶的臉是丟完了,呂清榮這個做外公的,可能會恨死她。

顧念很想走,但後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,“顧念,過來,有事和你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