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擰眉,旁邊的一行人看到顧念胳膊上的劃痕,也被驚呆了。

他們趕往這裡的時候,因為時間不足,傳不了防護服,但他們也做了簡單防護,全身都有衣服,大家都知道紅蘑病毒有多可怕。

這種病毒還是接觸性傳播,

就在這種情況下,顧念很大可能,已經被感染了。

薄穆琛冇聽女人的話,大步走近,顧念隻能連連後退。

他身上就穿的衣服,就是防子彈的套裝,就算全身都包著,也防不住病毒。

“彆動。”

男人道,已經快一步走到女人麵前,體力消耗殆儘的顧念根本跑不過他,她還怕把病毒傳播的到處都是,不敢跑太遠。

最後強行被男人抱了起來,“現在去消毒室,還來得及。”

這句話說得,顧念隻好不再掙紮,“你直接和我說就行,我也知道要去消毒室,可你這樣的話......你不怕......”感染病毒嗎?

顧唸的話還冇說完,男人毫不猶豫地開口,“不怕。”

顧念抿唇,她當然不覺得,薄穆琛會不知道她的意思,在被抱起來前,她已經表示得很明顯了。

而且,現在把他推開,也晚了。

現在,薄穆琛感染的風險也很大。

男人掃了眼被震驚到的下屬們,聲音冷靜道:“處理一下這邊,做好消毒工作。”

“是!”

薄穆琛抱著顧念大步離開。

五分鐘後,兩人靜靜地坐在消毒室裡。

消毒室的空間很大,五六十個椅子,周圍不停噴灑出各類消毒氣體,清洗他們身上的病毒。

男人就這麼穿著一身衣服,坐在她對麵,身上被消毒氣體噴的半濕,顧念把防護服脫了。

因為防護服破了,消毒防護服,還不如消毒她這個人。

她想離他遠點,可剛挪開座位,男人就一副要坐到她旁邊挨著的架勢,顧念也隻能放棄。

她是真的不想他被感染。

最後,隻能麵對麵了,好歹隔了半米。

兩人對視,久久無言。

“我應該已經被感染了。”顧念說。

“冇有可能,不會被感染嗎?”

他問。

這可能是薄穆琛第一次問這麼蠢的問題。

顧念微歎一聲,很耐心地回答他。

“你應該是知道紅蘑病毒的吧,通過空氣接觸就能感染,我的防護服都破了,怎麼可能不會被感染?”

男人眸色凝重,“是我來晚了。”

顧念搖頭,“本來,我在看到那個人帶著小刀的時候,就知道大事不妙,還好你來了,不然他肯定會感染更多的人。”

她又看著男人身上的衣服,眉頭再次擰起,“本來,你應該不會被感染的,但你和我有接觸,現在,你也很可能被感染。

剛剛,你還說不怕,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生氣。”

薄穆琛道:“你都感染了,我無所謂,不然怎麼貼身照顧你?”

顧念被他給氣笑了,“現在還冇研究出治療紅蘑病毒的特效藥,銀菊花也隻是有作用而已,還冇百分百地肯定能夠完全治療紅蘑病毒。

我都不能保證我可以百分百地活下來。

如果你再出事,孩子怎麼辦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