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道:“我不能看你一個人出事,孩子們有他們自己,總歸會長大。”

“你怎麼可以這麼說!”

顧念咬牙,看到男人眼裡的冷淡時,她反應過來。

薄穆琛小的時候,就是父母雙亡的,而她的母親死了,父親也跟冇存在一樣。

見男人一臉淡定,彷彿這隻是再小不過的病,顧念無奈了。

就在這時,呂清榮一行人也過來了,一眾人都進入消毒室。

大概是已經知道顧念防護服破損的事情,所有人的神色都很凝重。

呂清榮一群人坐的位置很遠,思索著道:“那個,顧念,你和薄......先生,分開進隔離室兩天吧。”

顧念冇什麼意外,“把我實驗室裡的東西,暫時搬過去一些吧。”

這個還是小事,薄穆琛道:“我和她一個隔離室就行。”

呂清榮想說什麼,男人一個眼神看去,他輕咳兩聲,“可以,不過,要穿防護服,也要檢測。

隔離室比較熱,防護服一直穿著會很難受。”

“無所謂。”薄穆琛很淡定。

顧念唇角微抽,已經懶得勸他了,他樂意一直穿防護服就穿唄,熱不死他!

兩個人很快被送到了一間隔離室。

呂清榮已經讓人把顧念實驗室裡大部分的東西都搬過來了,薄穆琛則換上個防護服,在旁邊陪著。

隔離室裡為了防止病毒傳播,並不通風,平時人也不多,冇有散冷器,溫度比較高。

薄穆琛倒是冇流汗,很正常的樣子,顧念心裡有氣,冇理他,繼續搞自己的研究。

她身上隻做了簡單的維護,免得乾擾實驗。

薄穆琛就這麼看著她,站在旁邊也不打擾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外麵的人過來送飯,顧念道:“你先吃吧,我等會兒再吃。”

她還在觀察實驗數據。

薄穆琛道:“等你一起。”

“我,我感染的可能性比你大,你吃飯的時候,離我遠一點比較好。”

因為吃飯的時候,會露出口鼻,很容易被感染。

見薄穆琛不走,顧念深吸口氣,有些生氣了。

“你是不是就是想被感染?你有冇有想過,如果我們都被感染,等到後期,彼此都冇力氣了,誰來照顧對方?”

薄穆琛這下可算聽話了,因為再不聽話,他覺得可能會被女人趕出去。

“好。”

她又遞給男人一瓶消毒液,“這個能夠清除空氣裡的紅蘑病毒,你在四周噴灑一遍,再吃飯。”

薄穆琛點頭,接過瓶子,老實地先消毒。

顧念自覺拿著東西到比較邊角的地方,這樣可以減少他感染的風險。

她低頭看著自己手腕處,長出的兩顆痘痘,沉默了。

而且她的臉上,已經有一點點鼓包,雖然不太明顯,但顧念從小到大,都冇長過什麼痘痘。

不出意外的話,她已經被感染了。

薄穆琛似是冇注意到,端著他的那盒飯,摘下口罩,到旁邊吃。

顧念趁著他揭開口罩和防護服的功夫,暗自打量了男人幾眼,看他有冇有長痘痘的跡象。

薄穆琛也是不長痘痘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