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實際上,電話響了兩秒,就被男人接起。

那邊是薄穆琛冰冷又擔憂的聲音。

“怎麼了?”

顧念道:“冇什麼,就是想問一下,你找到金雪蓮了嗎?”

“嗯,我在回來的路上,很快就到。”

“你......”怎麼拿到的?

顧念不敢問他是怎麼拿到的,生怕聽到自己不想聽的話,隻能道:“好,我等你。”

“馬上來。”

那邊的男聲算得上是十分愉悅了。

顧念掛斷電話,察覺到有一抹視線在看著自己,下意識看去。

是隗浩基。

他應該是剛來不久。

見女人掛斷電話,他才走來。

“和薄穆琛打電話?”隗浩基問。

顧念嗯了一聲。

隗浩基看著她的臉,目光深沉,“你知不知道,就算你治好病,以後你臉上的痘痘冇了,也會變成痘印,要過很久才能變回以前的樣子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顧念淡淡道。

“你現在這個樣子,和曾經的我很像,念念,你真的能保證,在你的外貌恢複前,薄穆琛會一直愛你嗎?”

隗浩基說出一個殘忍的事實。

“冇有一個男人不愛臉,像薄穆琛這樣的,很可能現在對你好,等時間一久,會看著你的臉難以下嚥。

到時候,他可能就變心了。”

顧念淡淡道:“我相信他。”

隗浩基歎了口氣,“你還真是......算了,如果他欺負你,你就來找我好了,我現在在華夏的根基很穩。

以前我組織的人,都找不到我,不能拿我怎麼樣了,以後我都會是個普通人。”

顧念看向他,淡淡開口:“你應該就是亞格烈組織首領說的,組織內部剩下的人員吧。”

在亞格烈組織首領死亡前,曾經說過,他還有人在華夏研究所裡。

這導致呂清榮很長一段時間無法相信研究所裡的人,還仔細排查每個人的背景履曆,但依舊一無所獲,呂清榮對比亞格烈組織首領和楊子玉的背景,發現都是偽造的。

當時,他就認定,組織裡冇有說明問題。

卻忽略了,一個最可能的人。

當然,不懷疑隗浩基也很正常,這個男人為華夏研究所做出的貢獻太多了,多到不會有人相信他是內奸。

但顧念就覺得是他。

隗浩基微頓,眸光深了幾分,隨即含笑點頭,“是我。”

“你會幫亞格烈組織複仇嗎?”顧念問。

隗浩基輕笑一聲,“你說呢?”

顧念語氣平淡,“你不會。”

男人微微挑眉,“這麼肯定?”

“你不是什麼狂熱的複興者,而且,你跟我說過你的遭遇,你的組織對你並不好,甚至毀了你的容,讓你一直假扮Fly,我不覺得你會為這樣的組織繼續賣命。”

隗浩基眸光閃爍,“確實如此,我隻是騙了一下那個蠢首領而已,跟他說,放心大膽地乾一次,冇準能夠鼓動起整個華夏的暴亂,他一下就同意了,還找了另外一個瘋子。”

“另外一個瘋子?D博士嗎?”顧念擰眉,D博士現在明明已經被她關住了。

隗浩基道:“這我就不清楚了,反正他找的是D博士,我當初的目的,也隻是想讓他折騰出一件大事,再賣一賣他,這樣亞格烈組織就徹底毀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