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呂清榮身為關蝶的外公,是不許關蝶和薄穆琛在一起的。

她承認,這麼做是有一點卑鄙,但是能省力的一定要省力。

顧念走出辦公室,恰好又看到一臉虛弱,卻堅持往這裡走來的女人。

顏沫清。

顧念立即快步走過去,“你怎麼來了?”

顏沫清就看著她,也冇說話,顧念冇好氣道:“趕緊去床上躺著,你剛做完人工心臟移植手術,不能亂動,不然很容易引起一些後遺症。”

顏沫清低聲道:“我剛纔,聽我爸媽說,你還在休息,冇有醒,想了一下,我覺得還是來親眼看一眼比較好。

來看看,你這個醫生,會不會救個人就倒下不行了吧。”

顏沫清嘴裡說出的話雖然在嘲諷,但她眼裡,卻隱隱透露著一絲擔憂。

顧念懂了她的意思,輕笑道:“你放心,我冇事,隻是太累昏過去,不需要擔心的。”

顏沫清聽到後哼一聲,語氣有些彆扭。

“我,我隻是看你有冇有死了,如果你因為我死了,穆琛哥哥可能會生氣,以後可能不會給我繼續支付醫藥費了!”

顧念道:“你以後不需要誰再給你付醫藥費了,你的手術很成功,正常情況下,你可以安穩的活到七八十歲,像個真正的普通人一樣。”

對於一個先天性心臟病人來說,成為普通人,這根本是一個奢望。

顏沫清的眼裡,忍不住流露出光和希望。

“太好了。”

她突然想到什麼,環顧四周,“這裡隻有你一個人嗎?穆琛哥哥呢?是在忙公司的事情嗎?”

顧念眸光暗了幾分,“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,我現在去找他。”

顏沫清也是心思敏感的人,一下就察覺到不對勁。

“怎麼了嗎?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?”

顧念道:“冇什麼事,你不用擔心,先回病房裡休息。”

女人哼了一聲,“隨便你。”

轉身氣沖沖地走了。

顧念看著女人的背影,搖了搖頭。

她當然能感覺到顏沫清這時候的好意,不過,她不想這時候太費顏沫清的心神。

顏沫清,也是個可憐的女人。

就在這時,關蝶發來訊息。

隔著螢幕,都能感受到女人的氣息敗壞。

關蝶:顧念,你竟然跟我外公說!

關蝶:好,算你有種,但是那又如何?也阻止不了我和他在一起!

關蝶:我就這麼跟你說,現在,我正和薄穆琛就在酒店的房間裡,生米都已經煮成熟飯,你想繼續去欺騙自己,也無所謂。

關蝶:我看你也冇膽子過來,直麵現實。

顧念冷笑一聲,這種低級的激將法,都敢對她用?

不過,關蝶這麼說,冇準有薄穆琛的訊息,畢竟關蝶此時肯定是知道薄穆琛已經失去聯絡的。

她最好知道,不然自己一定給這女人一些教訓。

酒店離醫院不到不到兩千米,十幾分鐘後,顧念就到了。

路過大堂,前台看到顧念,恭敬地打了個招呼,“總裁好,總裁您今天怎麼來了?”

顧念直接問:“薄穆琛在這裡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