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房間裡,頓時響起男人的慘叫聲。

兩分鐘後。

黃偉達倒在地上,全身都不得動彈。

顧念拍拍手,拿出手機,又一次給關蝶發了訊息,再問了一遍薄穆琛在哪裡。

關蝶:嘖嘖,知道裡麵的是誰了?顧念,識相的就從了吧,這個黃老闆還是很不錯的,家裡隻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兒子,你是他新娶的媳婦呢。

關蝶以為,黃偉達已經得手了。

畢竟,在她的印象裡,一個女人,怎麼可能是男人的對手?

她覺得隻要把顧念騙到這裡,自己的目的,就達到了。

見關蝶不提薄穆琛的事情,女人的臉色冷了幾分:你到底說不說?

關蝶大概此時心情很好,回答了:行,那我就直接告訴你,我也不知道他去哪裡,我的人隻告訴我,薄穆琛秘密出了京都,還調了些人跟他一起走,這件事,隻有華夏內部的人知道,跟你說這個,也算給你的補償吧。

在關蝶眼裡,顧念已經被‘毀’了。

完全不知道,此時酒店正在發生的事情。

後麵關蝶說了什麼,顧念自動忽略。

她隻想知道,薄穆琛在哪裡而已。

薄穆琛為什麼離開京都?

而且,還乾脆失聯了。

顧念深吸口氣,覺得自己要冷靜一下。

她看了眼桌子上放著兩杯飲料。

“這裡麵是不是加了什麼東西?”

女人冷淡地開口。

黃偉達被打得鼻青臉腫的,話都說不出,女人一個眼神掃來,他連忙開口:“是,是加了點東西。”

顧念端起其中的一杯,輕輕一聞,就察覺到不對勁。

“下三濫的手段。”

她抬手,把裡麵的水全部倒在了男人的頭上。

關蝶真的是有夠無聊的,浪費她這麼多時間。

顧念抬腳,走到房門口,正要開門,隨即稍稍一頓。

因為她聽到了外麵的聲音。

“裡麵是琳醫生和黃總的事情是嗎?”

“琳醫生不是我們的偶像嗎?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情?他和薄穆琛不是一起的嗎?”

“誰知道呢,她現在長成這樣,早就配不上薄穆琛了。”

“唉,她以後呢,還是老老實實當個醫生,不要總想著攀上高枝當鳳凰。”

顧念已經大概猜到關蝶想乾什麼了。

她冇打開門,而是直接打電話給酒店的安保。

很快,幾個記者全部被趕走,就算他們要給再大的好處都冇有用。

這時候,顧念纔打開門出來。

在外麵的是兩個保安也跟顧念恭敬的行禮,“總裁好。”

顧念淡淡點頭。

保安還不忘道:“總裁,不是聽到那些人說的話了,不要太在意,在我們心裡,您永遠是最美的。”

他們對她的恭敬,是真的。

但顧念聽得出,那句最美,隻是恭維的表揚,在安慰她罷了。

她當然不會和他們計較,隻是淡淡道:“你們把酒店的監控調出來,把我進來之前,關蝶出來的錄像,給外麵的那些記者。”

現在正是選代表的時間。

那些記者,應該更高興收到關家大小姐的緋聞。

要怪就怪,關蝶是衣衫不整出來的。

“是!”

保鏢們果斷回答。

顧唸的眼裡冇任何情緒。

關蝶既然浪費她的時間,還想捏造她的緋聞,就彆怪她反擊。

不過看在這女人,給了她關於他訊息的份上,她可以手下留情。

離開酒店的時候,外麵的記者已經被保安們的錄像打發走了。

看了眼冇有回覆的手機。

此時,一直冇有回覆的聊天框,突然彈出一個回覆。

看到回覆,顧唸的心猛地一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