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說出這話,顧念下意識看向後麵,但這邊就她一個人。

“就是你啊,琳醫生。”

顧念反應過來,從容地走近。

領導人看著她臉上的痘痘,微微擰了一下眉,嘖了一聲,“能救回他嗎?”

“能。”

對於其他病人,顧念隻能說是儘力,但如果是薄穆琛的話,她拚儘全力,也要把他救回來。

領導人淡淡道:“這麼急著過來?不是拿到換顏草了,不先研究一下藥物?”

“他的安全更重要。”顧念道。

“算你有點良心,”領導人嗤笑一聲,但不吃這套,“確實,人命更重要一點。

希望你真的值他為你做這麼多。”

他又看了眼手裡的珠子,又看了眼病房,意思很明顯。

顧念道:“我能進去了嗎?”

“嗯,去吧。”

顧念能感受到身後的打量,她也絲毫不慌,抬頭挺胸,沉穩地進入病房。

領導人就這麼看著她把門合上,喃喃自語。

“這女的,怎麼看都不像是池中之物,希望薄穆琛彆愛得太慘了,到時候被人家甩掉,連苦茶子都冇得剩。

薄家那麼冷漠,一向隻知道執行任務的家族,怎麼就出了這麼一個大情種。”

旁邊的人也搖頭,“不好說,這一次行動,太沖動了。

平時做任務都冇見他上多少心,一個女人而已,有必要那麼拚?”

薄穆琛帶的人聞言,低聲在旁邊嗤笑,“你們懂什麼,一群老混蛋。”

這邊,顧念進入病房。

裡麵已經有好幾名醫生了,大衛也在其中。

看到顧念過來,大家也很關心。

“琳醫生也去崖底了嗎?檢查結果怎麼樣?”

顧念道:“就是吸入一點瘴氣,現在已經好了,不影響給病人治療。”

聞言,大家立刻給她讓出一條道,讓她一起幫忙。

顧念就看到,躺在病床上,臉色慘白的男人。

她從來冇有見過薄穆琛這麼虛弱的時候。

他明明本來的身體那麼好,現在卻連心跳都這麼弱,臉色也很差,呈現青色,彷彿隨時都可能死亡。

大衛神情凝重道:“琳醫生,現在病人的情況很複雜,我們在他體內發現了三十多種毒素,幾乎所有毒素都在他體內存活了超過二十年,他現在隨時都可能......”會死。

大衛還冇把話說完,顧念就打斷了他,“我是他的主治醫生,我很清楚他現在的狀況。

放心好了,我有把握,他肯定不會出事。”

大衛有些遲疑,但看到女人眼裡的認真,輕歎一聲,“好,琳醫生負責主治,我們會配合琳醫生的工作。”

所有人的心裡都清楚,顧念比他們更不希望病床上的人出事。

然而,就在這句話剛說完,本來就起伏很小的心跳儀,突然變成了一條平線。

薄穆琛的心跳,突然停止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