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病房裡,瞬間安靜了一秒。

隨即,顧念立即道:“轉移搶救室。”

大家也都反應過來。

在場的都是資曆深的醫生,很快把男人帶到急救室裡。

顧念以最快的速度換好手術服,在儀器送來之前,手動給他進行心肺復甦。

“夫人,彆擔心,老闆肯定能扛過去的。”

大衛低聲道:“如果你狀態不好,交給我好了,在急救方麵,我有經驗,搶救過不知道多少個心臟突然停止的人了。”

他很擔心顧念太過緊張,反而更容易出錯。

畢竟,這是她在意的人。

還冇正式開始手術呢,顧念已經滿頭大汗了。

女人搖了搖頭,“我沒關係,放心好了,我在急救方麵,也很強。

我一定要救活他。”

顧念知道大衛也是好意,在這麼一說過後,她冷靜了不少,接過旁邊輔助護士遞過來的毛巾,擦乾淨額頭上的汗。

急救設備一一送來,整個搶救室內的氛圍十分凝重。

顧念開始後悔,當初為什麼不自私一點,把她留著的救命丹留到現在。

這樣,薄穆琛活下來的機率,一定會高很多。

但現實是她無法後悔,作為醫生,她隻能儘力去搶救每一個病人。

此時,大衛的額頭上也滿是汗,喃喃自語,“怎麼辦,老闆好像,真的要不行了......

如果還有藍液,就好了。”

藍液?

藍色的液體嗎?

顧念抓住重點,腦海裡突然掠過什麼,目光瞬間冷厲地看向大衛。

“什麼藍液?”

後者被她的氣勢嚇倒,反應過來後,訥訥道:“就是,就是一種藍色的液體,我和老闆是這麼稱呼的,是老闆小時候就喝過的東西,我查過成分,太特彆了。

之前他的體內,其實有好幾次毒素冇保持平衡,都是我負責搶救的,再喝下藍液後,他的狀況就會好很多。

現在,藍液已經冇了,我還冇研製出能夠替代的藥物。

可這次的情況,比以前都要嚴重......”

顧念腦海裡立即掠過,那個母親送給她的‘完美基因’藥劑,也是藍色的。

他說的,會不會是這個?

“是和‘完美基因’實驗有關嗎?他也是參與‘完美基因’實驗的人嗎?”

大衛看向顧唸的目光裡流露出滿滿的震驚,隨即反應過來,“對,是那個,夫人也參與的......不過,我們冇有藥劑了。”

顧念下意識摸口袋裡的那枚藥劑,離開華夏研究所後,她就單獨把藥劑拆分成小支放在身上,以備緊急情況。

但她從未想過,會以這樣的方式,消耗藥劑。

“喝下藥劑,會發生什麼嗎?”顧念道。

大衛說:“老闆身體機製會變得更強,之前,那些病毒之所以能在他體內保持平衡,也是他自身努力的成果。

唉,現在說這麼多也冇用,又冇有......”

顧念聞言,至少證明,它對薄穆琛的身體是有益的。

她乾脆地拿出自己裝的一小支,“這麼多夠了嗎?”

大衛看到這一支藥劑,不可思議地看向顧念,“這......這麼多?”

顧念微愣:“很多嗎?”

大衛深吸口氣,冷靜地按了按下巴的位置,把驚掉的下巴按回原位,麵上冷靜。

“現在,就先救老闆,剩下的事,我等會兒再跟您說。”-